7/5(日)假日佛學院 上午邀請郭老師講【古印度佛寺遺址與博物館行旅】

7/5(日)假日佛學院 上午邀請郭老師講【古印度佛寺遺址與博物館行旅】有直播頻道,邀請大家一起參與。

【古印度佛寺遺址與博物館行旅】

日期:7/5(日) 9:30-12:00
講師:郭祐孟 老師
(中壢圓光藝文館執行長/覺風佛教藝術學院研究中心教師暨專欄作家)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佛青文教基金會、中華佛教青年會 CYBA
直播:https://www.facebook.com/cyba1989/live/

學佛三要(自利利他)

甘露法語

慧學概說                     /印順導師

自利利他

智慧之類別

 

三種智慧    由於諸法性相的窮深極廣,能通達悟解的智慧,也就有淺深理事等類別。現舉最重要的,教典中常提示到的來略說。智慧或歸納為三種智慧,這又有好幾類。一、「生得慧」、「加行慧」、「無漏慧」,這三慧是常見的一種分類。生得慧,即與生俱來的慧性,我們每個人──甚至一切眾生,都不能說沒有一些慧力,因為每一個活躍的有情,在它的現實生活中,對所知的境物,多少總得具有一點分別抉擇的知能。就以人類說,無論愚智賢不肖,大家生來就具備了抉擇是非、可否等智能,這就是生得慧的表現。不過這種生得慧,也還要靠後天的培養與助成,如父母師長的教育,社會文化的熏陶,以及自己的生活經驗等,都是助長發展生得慧的因緣。有了這一切良好的助緣,人類的生得智慧,才能充分地發展出來。人類是平等的,世界上的任何民族,都同樣具備了這生得慧,只要有良好的教育,完善的環境,就可以普遍的提高民智;所謂民族性的優劣,都只是限於後天的因素,論到生而成就的慧能,只是顯發與不顯發,並沒有本質上的差等。我們修學佛法,或聽經聞法,或披閱讚研,而對佛法有所了解,甚至能夠說空說有,說心說性,或高論佛果種種聖德,重重無礙的境地,這能知能解的慧力,大抵仍屬於生得慧。因為這是一般知識所能做到,與普通的知識並無多大差別。學佛者如果停滯於此,自滿自足,而不加緊力求上進,那麼他在佛法中所能得到的,不過一般世間的學問而已──雖然他所知解的,全部是佛法。依生得慧知解佛法,為修學佛法的第一步驟,也是深入佛法的一種前方便,實還不是佛教特有的慧力。加行慧,與生得慧大有不同,它不但有高度的理解、思考、抉擇等智力,而且是依於堅固信念,經過一番的專精篤實行持,而後才有清淨的心中,流露出來的智慧。這種智慧,完全由於佛法加行力的啟導,不是世間一般知解所能獲致的。此加行慧,教典中又分為三階段,即聞、思、修三慧。聞慧,本著與生俱來的慧力,而親近善知識,多聞熏習,逐漸深入佛法。以淨信心,引發一種類似的悟境,於佛法得到較深的信解。這是依聽聞所成就的智慧,所以應名為聞所成慧。不要誤會!以為聽聽經,有了一些知解,便是聞慧成就;須知聞慧是通過內心的清淨心念,而引發的特殊智慧,它對佛法的理會與抉擇,非一般知識可比。思慧是以聞慧為基礎,而進一步去思惟、考辨、分別、抉擇,於諸法的甚深法性,及因緣果報等事相,有更深湛的體認,更親切的悟了。這種由於思惟所引生的慧解,名思所成慧。修慧,即本著聞思所成智慧,對佛法所有的解悟,在與定心相應中,觀察抉擇諸法實相,及因果緣起無邊行相;止觀雙運而引發深慧,名修所成慧。三慧之中,聞慧是初步的,還是不離所聞的名言章句的尋思、理解;思慧漸進而為內心的,對聞慧所得的義解,加以深察、思考;修慧的特殊定義,是與定相應,不依文言章句而觀於法義。這聞思修慧,總名加行慧,因它還沒有到達真正的實證階段。經過定慧相應、止觀雙運的修慧成就,更深徹的簡擇觀照,終於引發無漏慧,又名現證慧;由此無漏慧,斷煩惱,證真理,這才是慧學的目標所在。但統論修學,必然是依於生得慧,經過聞思修──加行慧的程序,始可獲到此一目標。修習慧學的過程,無論大乘或是小乘,都是一致的。如按照天臺家的六即說,那麼生得慧還是理即階段;聞思修加行慧,是名字即、觀行即、相似即三位;無漏慧才是從分證即到究竟即。所以證悟甚深法性,雖為無漏慧事,而欲得無漏慧,不能離去生得慧,更不能忽視聞思修慧。換句話說,如不以聞思修慧為基礎,無漏慧即根本不可能實現;斷煩惱證真理,自然也就無從談起了。以無漏慧的斷惑證真,為修學佛法的究竟目標,而生得及聞、思、修慧,為達此目標的必經方便,這不獨是印度經論的一般定說,即中國古德,如天臺智者大師等,也都與此不相違反。所以初學佛法,所應該注意者,第一、不要將聽經、看經,以及研究、講說,視為慧學的成就,而感到滿足高傲。第二、必須認清,即使能更進一層的引發聞思修慧,也只是修學佛法方便階段,距離究竟目標尚遠,切莫因此而起增上慢,以為圓滿證得,或者與佛平等。第三、要得真實智慧,不能忽略生得及加行慧,輕視聞思熏修的功行。

 

二、「加行無分別智」、「根本無分別智」、「後得無分別智」,這是專約證入法性無分別而說的。證悟真如法性,與法性相應的如實慧,名根本無分別智。其中經過修行而能證此真如法性的方便,是加行無分別智,即加行慧。通過根本無分別智,而引發能照察萬事萬物的,即後得無分別智。

 

三、「世間智」、「出世間智」、「出世間上上智」,這是從凡夫到佛果位而分類的三種智慧。世間智,指一般凡夫及未證聖果的學者,所具有的一切分別抉擇慧力。出世間智,指二乘聖者超出世間的,能通達苦空無常無我諸法行相的證慧。出世間上上智,佛與菩薩所有的大乘不共慧,雖出世間又二諦無礙、性相並照,超勝二乘出世的偏真,故稱出世間上上智。這種分類,與龍樹《智論》的;外道離生智,二乘偏真智,菩薩般若智,意義極為相近。

 

四、《般若經》中又分為:「一切智」、「道種智」、「一切智智」:這種序列,是說明了聲聞、菩薩、佛三乘聖者智慧的差別。聲聞、緣覺二乘人,原也具有通達理性與事相的二方面,稱為總相智、別相智。但因厭離心切,偏重於能達普遍法性的總相智,故以一切智為名。大乘菩薩亦具二智,即道智,道種智,但他著重在從真出俗,一面觀空無我等,與常遍法性相應,一面以種種法門通達種種事相。菩薩度生的悲心深厚,所以他是遍學一切法門的,所謂法門無量誓願學。真正的修菩薩行,必然著重廣大的觀智,所以以道種智為名。大覺佛陀,也可分為二智,一切智,一切種(智)智。依無量觀門,究竟通達諸法性相,因果緣起無限差別,能夠不加功用而即真而俗,即俗而真,真俗無礙,智慧最極圓滿,故獨稱一切智智。由這般若經的三類分別,便可見及三乘智慧的不同特性。

 

二種智慧    在經論中,關於二種智慧的分類,也是有許多的。一、先約聲聞經來說,有「法住智」、「涅槃智」。經上說:要「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法住智,即安立緣起因果的善巧智慧;必須在有情緣起事相的基礎上,才能通達苦空無我的諸法實性,而證入涅槃聖地。古人說:「不依世俗諦,不得第一義」,也是此意。因為第一義諦,平等一如,無差別相,不可安立、思擬、言說,唯有依世俗智,漸次修習,方能契證。所以修學佛法,切勿輕視因果緣起等事相的解了,而專重超勝的第一義智。因為這樣,即容易落空,或墮於執理廢事的偏失。

 

二、大乘法中常說到的二種──事理智慧,異名極多。一般所熟悉的,如《般若經》裡的「般若」(慧)、「漚和」(方便):《維摩詰經》即譯作慧、方便。般若與漚和──慧與方便,二者須相互依成,相互攝導,才能發揮離縛解脫的殊勝妙用,所以《維摩詰經》說:「慧無方便縛,方便無慧縛;慧有方便脫,方便有慧脫」。這二種智慧,《般若經》又稱為「道智」、「道種智」;唯識家每稱根本智、後得智。也有稱為「慧」與「智」的;有稱實智、權智的;或如理智、如量智的。這些分類,在大乘菩薩學中,非常重要。諸法究竟實相,本來平等,無二無別,不可安立,不可思議,但依眾生從修學到證入的過程說,其所觀所通達的法,總是分為二:一是如所有性,二是盡所有性。如所有性是一切諸法平等普遍的空性,或稱寂滅性、不生不滅性;盡所有性即盡法界一切緣起因果、依正事相的無限差別性。由此說菩薩的智慧,便有般若(慧)與漚和(方便)之二種。菩薩所具有的二智,如約理事真俗說,如上所說,一證真如法性,一照萬法現象。如約自他覺證說,一是自證空性,一是方便化他。這都是大乘智慧的二面勝用。然在絕待法性中,法唯是不二真法,或稱一真法界,本無真俗理事的隔別相;因之,智慧也唯有一般若,方便或後得智,都不過是般若後起的善巧妙用。所以羅什法師譬喻說,般若好像真金,方便則如真金作成的莊嚴器具,二者是不二而二的。修學佛法,一到功行成就,即先得般若根本智,證畢竟空性;再起漚和後得智,通達緣起,嚴淨佛土,成就有情。此後,真智與俗智,漸次轉進漸合,到得真俗圓融,二智並觀,即是佛法最究竟圓滿的中道智。

 

其他,關於智慧的分類,經論甚多,除上面舉出的三慧、二慧之外,還有如小乘學位的八忍、八智;以及阿羅漢位的盡智、無生智。又如大乘果位的智慧,唯識學系開為:成所作智、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密宗又加上了法界體性智,成為佛果的五智(妙觀察智、平等性智,通菩薩位)。又如《仁王護國經》,說明從菩薩到佛果位,有五忍。總之,佛法依種種不同意義,不同階段,安立種種智慧之類別。這類別儘管多至無量無邊,而究其極,行者所證,唯一真如法性;能證智慧,亦唯一如如之智;以如如智契如如理,直達圓滿無礙的最高境界。

 

(節錄自正聞出版社之《學佛三要》2012年修定版P.165-173

宏印法師演講集

甘露法語

人間佛教的根本理念                          /宏印法師

 

人間佛教其實是根本佛教的觀念,那是為了相對觀念才提出「人間」的說法。

 

接下來談談人間佛教的根本理念是什麼?這也有三個觀點。

 

佛教對於空間的觀念講十方世界:四方、四維、上下。時間的觀念就講三世: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人間佛教的根本理念就是:「十方世界重此土,三世生命重今生,一切有情尊人類。」這是我把它簡單這樣稱呼。大乘的經典常常提到十方世界、無邊無量世界,我們所居住的世界,就是三千大千世界裡的娑婆世界。所謂人間佛教,其實也是佛教的根本觀念,那是為了相對觀念才提出人間這句話。世界雖然是無量無邊,可是與我們本身的關係最深刻的,還是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你想修行得解脫,離開當前的世界也很難實現,因為你現在就生活在這個世界裡呀!這個世界雖是五濁惡世,但是你當下並不能離開它,仍須從這個五濁惡世來解脫;就是求生西方淨土,也要在這五濁惡世進修道行,才能往生西方。所以根本佛教或是人間佛教的根本理念,一定要把握住。學佛的人,他的空間觀念,就是這個世界。佛教徒的人生觀是──重視我們當下這個世界;早期原始佛教的根本精神,應該是如此。

 

而時間觀念,有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過去已經過去,未來還是未來。生命是不離開當下的這一刻,所以一個學佛的人,能把握修持並發揮生命的意義的,應該是當前這一生,離開當前這一生,就沒有生命存在了,所以說「三世生命重今生」,就是要把握我們今生今世去修持,這一點非常重要,也很積極。多少學佛的人,把解脫的理想──要得涅槃,或者要往生,期待於來生,缺乏一種很積極的、很精進的意念;想要從今生就去實證、就去達到的意念不強。這就是對佛法的把握不夠,這種人生觀是嚮往他方世界,而忽略了我們現在所身處的這個人間。

 

再說「一切有情尊人類」,一切有情是凡夫,凡夫就是六道,六道眾生有三惡道和三善道,而人間佛教的根本理念,唯人道中的眾生能學佛,所以說,一切有情尊人類。「尊」是帶有一種尊崇、推崇、肯定的意味。肯定人類、肯定人間有佛法、肯定人間才能學佛。

 

 

佛在人間的意義

有人問佛陀說:佛呀!您到底是神還是人?佛陀說….

 

我們對本師釋迦牟尼佛的認識,有沒有很深刻的感受?有沒有很親切的體會到佛在人間的精神?佛出現人間,成佛於人間,佛陀在修菩薩道的時候也都是在人間修的。他生生世世以來,絕大多數的菩薩道都是在人道中修的,所以「佛在人間」這個主題就是佛陀觀的一種認識。在這本書中,提到一句話,是從阿含經中引錄出的,佛陀在經裡面說「我亦是人類」。佛陀說這句話的因緣,是因為有人問佛陀說:佛呀!您到底是神還是人?佛陀說:我父親是淨飯王、母親是摩耶夫人,我也是父母所生的,當然是人,是人群中的一份子,是人間的覺者。佛陀只是這樣形容自己,並沒說他代天行道,沒有說他是神的使者。

 

我們今天的佛教徒對於人間的佛陀,也就是歷史上的佛陀,體會得很深刻嗎?我們一想到佛會不會把佛的境界都推到非常神聖而且很神奇、很玄、很高、很妙的境界去呢?覺得佛是聖人,萬德莊嚴,一想到佛就是神通變化、不可思議、隨類現身,都是這種觀點?這是大乘佛教的佛陀觀,屬於信仰的佛陀觀。那麼人間的佛陀呢?

 

人間佛陀,是歷史上所記錄的這位每天要托鉢的佛陀。佛的弟子看他那麼辛苦,說:「佛陀呀!舍衛國的給孤獨長者,將他的舍衛國給孤獨園拿來供養佛,又建了那麼莊嚴的精舍,天天供養。如今您年紀大了,不要再那麼辛苦去托鉢,就留在這裡繼續接受我們供養吧!」佛陀並沒有聽他的話,住在那裡接受供養。雖然年紀快八十歲了,仍繼續托缽,被日曬、雨淋。

 

在佛陀的僧團裡,曾經有位比丘眼睛瞎了,沒有人替他縫補衣服,就大聲喊道:我的衣服破了需要縫補,誰要修福呀?誰能夠來替我穿針線啊?佛陀聽到了,走過來說:我替你穿針線。他一聽嚇一跳,這不是佛陀的聲音嗎?

 

佛陀已經福德圓滿,解脫究竟了,卻仍然這麼平易近人、這麼親切;甚至曾向年輕的比丘道歉,說:「這個事情是我疏忽了。」這麼尊貴偉大的一位聖者,卻表現得這麼平凡、平易。

 

也曾經有比丘生病,躺在精舍裡走不動,吃、拉、睡都在那裡,而這個精舍的其他人全出門去了,剩下他一個人。這時正好佛陀來到,生病的比丘已病得走不出來啦,佛陀聽到呻吟的聲音,進去一看,是一位老比丘生病了。於是佛陀與阿難尊者兩人把病人抬到井邊去沖洗身體、又清洗病人的房間。佛陀問病人:為什麼你的處境遭遇這麼悲慘?他說:因為過去有人生病,我從來不管也不理,現在輪到我生病,就遭到這種境遇。律藏裡面類似這種故事很多。我講這個故事的意思,就是要說明人間的佛陀都是從那份很平易、很平凡的實踐行為中顯現出他的偉大。

 

如果佛教徒齊聚一堂,討論如何讚歎佛陀的偉大,我們會怎麼讚歎呢?一般人一定把佛陀的神通境界、不可思議事搬出來,用那一些神通化、神化的奇妙境界來襯托佛陀的偉大。但是真正有智慧者、有覺悟者、於法有正知正見者,他會從佛陀的行為和佛的平凡生活事例,去看出佛陀的偉大,體會出佛的超越、心胸、慈悲,以及不平凡的最高智慧。所以說,「佛在人間」,首先要扣緊人間佛陀歷史的真實面貌,從這個面貌去體會出佛陀的解脫境界以及佛陀的最高智慧。比如說:有一次,比丘們出去托缽,印度夏天非常熱,大家走在路上熱得不得了,比丘們都走得很累,汗流浹背,證阿羅漢果的年輕比丘就說:上座呀,好熱、好累哦!上座比丘說:是很累,那等一等給你們清涼一下!怎麼清涼呢?上座比丘就變現神通,不到一刻鐘,就下起一陣雨來,讓大家很爽快的走回衹園精舍。可是一回到精舍,佛陀知道這件事情,就將變現神通的比丘叫出來,告誡他不可以這樣,並且處罰他。這類的故事很多,顯示早期佛教的阿羅漢尊者及佛陀本人,都不是以一種神秘、神通的境界來顯示他們的超越、他們的偉大。

 

在阿含經理面還特別提到:「諸佛皆出人間,非由天上而得也。」這兩句話有什麼意義呢?這跟後來的大乘佛教有關係,因為後來大乘佛的佛陀觀認為,人間佛陀是應身佛;佛的真身,叫做報身、或叫法身。報身佛或法身佛不是在人間成佛的,他們是天上成佛的。那麼,天上是那一個天?從欲界天、色界天,到無色界天,最美妙、最莊嚴、最殊勝的就是無色界天的四禪天──「摩醯首羅天」,所以密教認為,在「摩醯首羅天」成佛的才是真佛,人間這一個是假佛,是應化身的應化佛。這種觀念是一個很大的演變,佛有應身、報身、法身,這是今天佛教徒早就知道的一個觀念。但據我的研究,早期佛教沒有提出三身的觀念,阿含經裡面只提到兩種觀念──生身跟法身。到了大乘佛教才有應身、報身、法身的觀念。就法身的觀念來說,顯教認為法身是以一切法的法性為身,法身是無相的,不能說法。可是在密教裡就不一樣,密教把法身人格化、形象化,法身成為「大毘盧遮那如來」,簡稱「大日如來」,大藏經第十八冊,密教的第一冊,裡面第一部經就是「大毘盧遮那如來成佛神變加持經」,由唐朝善無異和一行禪師共同翻譯,內容是說:法身是一個人格形象,能說法。所以佛在人間這個主題,主要是要喚醒我們佛教徒回歸原始佛教,認識歷史上這一位佛陀的面目,以及他的精神、他的特色。整本書當然沒有很多文章在討論這些,但是我們應該有這些觀點。

(待續) ~摘錄于中佛青雜誌第24期

重要訊息發表

各位佛弟子安好!   我的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FB粉專管理員角色被移除,但此粉專我是唯一管理員,我已向FB提出抗議及要求恢復角色.我會繼續做此動作的.  然因恐生出事端,我在基金會網站表明此一事件發生,請求大眾要注意! 有進一步發展會告知大眾訊息 .謝謝您們繼續支持!

 

接到  Facebook 的e-mail

杜春蓮你好,

這封電子郵件是要確認你已不是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的管理員。你已在 6 月 11, 2020 at 7:03上午被移除。

如果你仍然想要在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擔任工作

你可以要求其中一位粉絲專頁管理員將你再次加入。

如果你認為你是因為另一位管理員的帳號遭人盜用而被移除,請告訴我們。

謝謝,

Facebook 安全團隊

 

這則訊息依你的要求送到 dayam@ms73.hinet.net 。

Facebook, Inc., Attention: Community Support, 1 Facebook Way, Menlo Park, CA 94025

 

 

 

佛青假日佛學院因疫情緊張延後了三個月於六月初開課

59031

59032

佛青假日佛學院因疫情緊張延後了三個月於六月初開課,上午由圓波法師講印順導師著作的[寶積經講記]。法師引《初期大乘》第十四章第二節第一項、不著空見‧通聲聞的寶積(pp.1164-1188)。《寶積經》的各種譯本,雖文段略有出入,但全經的主要部分是相同的。佛為大迦葉所說。經的特色是敘述菩薩正道與聲聞正道,是從菩薩道的立場說的。廣舉種種譬喻,有經師的特色,而文體簡要明白,全經極有條理,與論書相近。從實行的立場,說明事理,少說仰信的—佛與大菩薩的方便妙用。對人間的修學者來說,這是極其平實的寶典!

下午是由圓貌法師繼續接著講《解深密經》卷第二 [一切法相品第四]。諸法相略有三種,一者徧計所執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圓成實相。云何諸法徧計所執相?謂一切法假名安立自性差別乃至為令隨起言說。云何諸法依他起相?謂一切法緣生自性:則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招集純大苦蘊。云何諸法圓成實相?謂一切法平等真如。於此真如,諸菩薩眾勇猛精進為因緣故,如理作意,無倒思惟,為因緣故,乃能通達。於此通達,漸漸修習,乃至無上正等菩提,方證圓滿。

〈一切法相品〉總括一切諸法的體相為遍計所執、依他起、圓成實三種性相,以說明一切染淨法的體相。這是對於在《般若經》中「空」、「有」的意義,進一步的以「三性」、「三無自性」來說明。依《解深密經》說,依他起相是「一切法緣生自性」,就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招集純大苦蘊」,定義完全依《阿含經》的緣起性,指無明等十二有支,這是約因緣所生的「雜染法」說。

遍計所執相是於因緣所生的一切法相,隨情妄執有「相名相應」的實有我、法,這是假名安立的「無相法」。

圓成實相是於依他因緣而生的一切法上,遠離遍計所執的「清淨法」──平等真如,修行所證得的勝義。

三相,可說是假說自性與離言自性的說明,主要是為了「大乘空相應經」所說的「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給予明了顯義的解釋。

《解深密經》以為「空相應經」所說,是不了義說──說得隱晦不明白顯了。

雖然五事具足的眾生,聽了能如實通達;但五事不具足的人,聽了不免要落入惡取空見,撥無一切,或者誹毀大乘,說「此非佛說」。所以,安立三相,依三相而說明其「無自性」的意義。

各位學員,假日佛學院開學了,六月二十一日要記得來上課喔!

佛青網路弘法專案 影片製作小組第一次會議

財團法人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

佛青網路弘法專案

影片製作小組第一次會議紀錄

時間:109年05月07日〈星期四〉上午10:30

地點:台北市長安東路2段78號二樓

出席人員:陳雨鑫、吳文琦、紀彩玲、許騰云

請假人員:開善法師、禪琳法師

列席人員:蘇志宗

主席:陳雨鑫                            記錄:許騰云

  1. 一. 主席宣布開會
  2. 二. 通過本次會議議程
  3. 三. 主席致詞:本專小組討論會議乃依據佛青文教基金會第十一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之佛青網路弘法專案決議辦理,如何拍攝影片接引更多人來學佛。

四.會議結論:

(一)如何增加LINE群組或LINE@會員,可先從歷屆董事、理監事,電訪邀請加入會員以期增加會員人數,傳遞佛青會、佛青文教基金會等相關最新資訊。

(二)應先將佛青會、佛青文教基金會早期會刊、文章、掃描成PDF檔並將PDF檔文章分類上傳至網頁,豐富網站資訊,同時也可建立本會資料庫。

(三) 可以利用現今年輕人最感興趣和流行的網紅直播youtube頻道,利用此頻道製作(3-6分鐘)短篇佛教故事或禪宗故事。

(四) 有關製作影片可考慮朝台灣青年佛教推廣發展史的方向:

對內:探討佛青會、佛青文教基金會對台灣青年人佛教的貢獻及與各個道場配合舉辦的活動。

對外:佛青會、佛青文教基金會如何在各國(南向-國際)接引國外青年人及推廣闡揚佛法所舉辦的活動。

期望將本次紀錄片拍攝製作成專題可申請公視、大愛或其他頻道播出亦可將此影片製作成企劃案向相關政府申請補助。

五.待辦事項:

  • 佛青會、佛青文教基金會從創會以來之會刊文章、照片影片掃描成PDF檔。
  • 提供現有的照片、檔案予蘇仁宗導演擬定影片製作之方向。
  • 電訪邀請歷屆董事、理監事加入佛青LINE群組或LINE@。

六.臨時動議

下次討論擬定109年05月22日(星期五)下午3點

七.散會

主席:   陳雨鑫                               紀錄:許騰云

47129

47131

佛青網路弘法專案 第一次會議紀錄

依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第十一屆第一次董事會議 之臨時動議
案由:建置網路資訊平台,推廣青年學習佛法,弘揚漢傳佛教。
決議:
為建置網路及LINE的傳媒平台,讓佛教、佛學資訊更簡便傳達,吸引年輕族群參與佛教活動,請由執行長謝水庸擔任召集人,並請陳雨鑫、林政男及中華佛青會理事長開善法師、副理事長大慧法師組成籌備小組,規劃具體方案後提請董事會決議執行。

財團法人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

佛青網路弘法專案

第一次會議紀錄

時間:109年4月28日〈星期二〉下午02:00

地點:台北市長安東路2段78號二樓

出席人員:開善法師、禪琳法師、謝水庸、陳雨鑫、林政男、吳文琦、杜春蓮、紀彩玲、許騰云

請假人員:大慧法師

主席:謝水庸                            記錄:許騰云

  1. 一. 主席宣布開會
  2. 二. 通過本次會議議程
  3. 三. 主席致詞:本專案會議乃依據佛青文教基金會第十一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之決議辦理,期加強佛青及佛青基金會網路弘法,以接引更多人來學佛。

四.會議結論:

(一)如何加強網路弘法,擬分短、中、長期規畫辦理。

(二)短期內,先從兩方面著手:

1.先從佛青既有的網路平台LINE@ 擴大會員規模,包括佛青歷屆理監事、佛青基金會董事、各班學員,均邀請加入成為LINE@會員。

2.吳文琦菩薩介紹蘇導播來為我們製作專案節目—佛青30周年,以供佛青LINE@ 及佛青、佛青基金會其他網路播出。

為蘇導播採訪、製作事宜,請禪琳法師、陳雨鑫、吳文琦三位與蘇導播協商討論,並請陳雨鑫提出採訪題目及名單。

五.散會

主席: 謝水庸                                  紀錄:許騰云

53903

53906

53907

53904

53906

53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