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印法師講演集

四、妙雲集的佛在人間

佛出現人間,成佛於人間,佛陀修菩薩道的時候也都是在人間修的。佛說:我父親是淨飯王、母親是摩耶夫人,我也是父母所生的,當然是人,是人群中的一份子,是人間的覺者。佛陀只是這樣形容自己,並沒有說他代天行道,也沒有說他是神的使者。

妙雲集一共是二十四冊,上篇有七冊,內容都是「經」和「論」的講集;中篇有六冊,都是屬於系統性的寫作;下篇有十一冊,都是文章的蒐集,下篇的編輯方式是以文章主題比較接近、類似者編在一起,例如「佛在人間」這本書,就是蒐集十四篇文章編輯而成。以下我將針對這一本書的特色和大意向各位介紹。

「佛在人間」這四個字本身就是很有意義的四個字。難道佛陀不是在人間嗎?如果佛陀不在人間會是在那裡呢?在天上嗎?或者在那一個天上,那一個他方世界?六道當中的三惡道也有佛嗎?這個「佛在人間」的主題就點出一些觀點、一些意義出來。

「世間」不僅僅是指人道的眾生所依住的世界,三善道與三惡道的眾生都有他們的世間,人間就是六道當中的人道世間;我們就特別針對人道世間與佛法的關係,來談談其中的特點。

在進入主題之前,我們先來討論「世間」這二個字,這二個字包含了七個觀點:第一個,人間──即人類的世間、人道眾生的世間;眾生在這世間出現,那麼眾生對人生的態度,大概有那幾類型,我們先從這個觀點來加以討論。

七種人生態度

不管出世或人世,都要遭人批評,那麼,我們到底要用怎樣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人生、這個社會呢?

常有一些不懂佛教的人,把出家人當成批評的對象,他們看到在深山隱居、清修,不入紅塵、不涉及社會的這一類出家人,就說這一種人是社會的寄生蟲,對社會沒有貢獻;但是,當有些出家人,感覺佛教必須要入世、要去廣度眾生,於是積極的服務社會,參與社會慈善、教育、文教活動時,又會被批評為不像出家人,整天在社會上這兒跑、那兒跑,沒有看破紅塵,六根不清淨沒有真正放下。出家人不管是出世或入世的做法,都要遭人批評,那麼,到底要用怎樣的人生態度來面對這個人生、這個社會呢?我們就由這個問題來討論這個觀念。

多數人都覺得佛教是厭世的、消極的,那麼一般人的人生觀是積極的嗎?如果以佛教的觀點來看,一般所謂的積極,應歸於第一類的「戀世」,戀世是留戀、迷戀,帶有一種沈迷的意思。沈迷在世間的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的五欲境界,這一類可以形容是一般沒有學佛的那一些凡夫,他們的人生觀。就以台北市來說,不論從那個角度進入台北市,所看到的是整個上空灰濛濛的一層,儘管空氣那麼糟,可是大家還是離不開這個台北市,還是願意在這裡生活。整個台北市有一股潮流,就是自由中國台灣的一個大都會潮流。多少人在這個洪流當中,隨波逐流。這種人生觀以佛教的觀點來說,是俗人、世間人所追求的人生觀,我們稱它為戀世,就是沈迷世間的欲樂裡,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是,如果覺得世間有很多挫折打擊、很多的痛苦、災難,他就感到世間不可愛,產生了一種厭世、拋棄世間的觀念,這種觀念走到極端就是自殺;那種人就是真正的厭世,真正的消極。

第三種觀念叫做「出世」,我們常聽說「要用出世的精神,從事入世的事業。」那麼,到底什麼叫出世?什麼叫入世?如果以中國文化,南宋以後的宋明理學家們對佛教的誤會、批評來看,都把出世間的事情當作是厭世,當作是消極,是槁木死灰,就是灰色的人生觀。所以理學者批判佛教,認為佛教是否定人生的、消極的、厭世的,這是他們對「出世」這兩個字的嚴重誤會。

再來談入世。「入世」是菩薩為了廣度眾生,去利益眾生,投入社會各個角落裡面,其實這句話還是方便說,雖然佛教裡面常常提到這兩句話,但是我們可以反省一下,佛教徒中有沒有類似厭世的那種人,學佛學得讓人家感覺他很消極、很厭世?雖然小乘的解脫觀,必須發「出離心」,但是,以出離心為出發點去修學時,如果把握得不恰當的話,則出離世間這種心態,有時候會接近厭世。所以我感覺儒家、理學家對佛教界的批判,也不是無的放矢。一個佛教徒的觀念、行為,如果沒有得到佛教中道的思想,表現得偏差,就會讓人覺得他是一種很厭世的心態,以為學佛什麼都不要,只要看破、放下;什麼都不攀緣,躲入深山裡什麼人都不見,這樣才像修行,卻不知道那是一種過程、一種階段,而不是究竟的目的。

那麼什麼叫做淑世呢?淑世是儒家說的,是孔孟的思想。儒家說兼善天下,推己及人,這種己欲立而立人的思想,儒家認為這種兼善天下的態度是屬於淑世的。淑世是改善的意思,改善社會、淨化社會,使國家更成禮義之邦,這種使國家政治清明、社會風氣善良的作為,就叫做淑世。佛教很少用到這個名詞。我們把這幾個名詞提出來討論,就是要比較一下,到底哪一種人生觀,那一種處事態度是最好的。

歸結前面所說的五種心態,我們把沈迷在世間慾樂的凡夫心態,稱為戀世;而厭世就是當他沈迷於慾樂之間,突然遭受打擊痛苦的時候,變成厭棄人生,本來是貪愛的心沈迷在世間,反過來變成不喜愛、厭棄的人生觀;佛教小乘的解脫觀是出世的,而代表大乘的觀念是入世的。大乘菩薩的入世度化眾生,是建立在小乘解脫的出世間這一個基礎上。講得更徹底一點,能夠把握到出世即入世,打成一片,叫做不二。按維摩詰經思想來講,世間即是出世間。惠能大師提到「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也就是要把出世與入世打成一片,那才是真正佛教的思想。

在十幾年以前我常常鼓勵佛教應該要關心社會,參與社會,要積極一點、要入世一點,而現在我對這個問題要重新檢討,為什麼要檢討呢?。因為很多人雖然嘴巴講入世,但是當他參與社會時,原來那一種煩惱的習氣,那一種染污,還是存在、戀世的。如果要講比較實際的例子,則好比同樣是佛教徒,聚在一起還會吵架,吵得很嚴重,問題在那裡呀?就是不懂什麼是出世、入世,他根本還是戀世的心態,我形容這種情形是:學佛之前與學佛之後,凡夫心態是一貫作業。什麼叫一貫作業?就是學佛之前迷五慾;學佛之後則迷佛、法、僧。雖然迷的對象不同,但是迷的心態沒有改變。所以我常提到一句話說:學佛不是形象的滿足,而是心靈的淨化。不是去崇拜什麼大場面,或是一個德高望重的大法師的偶像,以獲得一種依賴的滿足,而是我們自己「貪、瞋、癡、慢、疑」的一種迴光返照。不只在家人的這種毛病很嚴重,出家人把握不好的話,這問題還是滿大的。

有人出家一兩年馬上要當方丈、當住持,在我看來還是繼續一貫作業,就是他沒有出家之前那種身份,那種凡夫的、迷的習氣、心態跟學佛之後還是差不多。這要怎麼樣才能突破呢?那就要透過出世的歷練,也就是所謂大死一番而後大活。古代禪宗叢林裡面要選出一個方丈出來,這個人必須有相當修為,才選他出來當方丈。所以我把前面提到的那種心態稱為是一貫作業,是否真正體會佛法,那是很重要的。現代學佛的人,可能還是要在自度自修時間方面要盡量加強一點。固然我們佛法必須要盡量關懷社會、利益眾生、要投入,可是如果自己佛法的修為不夠的話,要投入,恐怕自己都會滅頂沉沒了。

我把前面五種心態,歸納成後面要說的兩種,所謂戀世、厭世、出世、入世、淑世,如果你有正知正見、有般若空性的智慧去破除「我見」的話,那你就有覺悟的、覺世的人生觀。一個對佛法有正知正見的真正覺悟者,不論他在深山修行也好,走入社會也好,他還是覺世的;如果對佛法沒有真正歷練,沒有真正修為、沒有真正體驗修證的人,不管他跑入深山也好,走入社會也好,還是會繼續迷失的。(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