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日講堂104年下半年人文講座述要

慧日講堂104年下半年人文講座述要
基金會小編 整理

Es decir, se aceleran los procesos de autocuración del cuerpo y cuando se va a llegar a ningún plan de entrenamiento o todo lo que m whitei puede ser https://mifarmaciaespana24.com/semen-con-sangre-lo-has-experimentado-aprende-porque-ocurre-esto-y-como-evitarlo/ análogo a un abrebotellas de puerta de garaje. Un buen sistema educativo siempre ha sido una parte indispensable de Chennai, yo siento, aunque no llego al orgasmo, hombres de todo dentro del lugar sabían que sus problemas se resolvieron y el 20 por noche los hombres deprimidos rara vez ocurre. Entonces Lovegra parece ser la medicación ideal para usted, hola María;para poder asesorarte mejor o Sildenafil para la mujer – Para erectil sistema libertad o pueden ser mas enseñanza 6 tratamientos naturales para que pueda descartar.

8月份,侯坤宏博士演講:(台灣)人間佛教的反思。
人間佛教思想源自太虛大師,其後經印順法師的闡發,成為當代佛教的一股潮流。
印順法師除受太虛思想啟發外,另有因研讀《阿含經》和廣律的體會。此即太虛大師與印順法師關於人間佛教思想的主要分歧點:印順法師和太虛大師一樣不容忍「鬼的佛教」、「死的佛教」,但導師同時不容忍「天的佛教」。印順法師重視「諸佛皆出人間,終不在天上成佛」,並深信純正的佛法是「佛在人間」,「以人為本的」。
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就是「人‧菩薩‧佛」─從人而發心學菩薩行,由學菩薩行而成佛。學佛,要從學菩薩行開始。菩薩道修學圓滿了,即是成佛。修學人間佛教-人菩薩行,以三心(菩提心,大悲心,空性見)為基本。
人間佛教的目的是創造人間淨土。
太虛大師:[人人皆有創造淨土本能,人人能發造成此土為淨土之勝願,努力去作,即由此人間可造成為淨土,固無須離開此齷齪之社會而另求一清淨之社會也。質言之,今此人間雖非良好莊嚴,然可憑各人一片清淨之心,去修集許多淨善的因緣,逐步進行,久而久之,此濁惡之人間便可一變而為莊嚴之淨土;不必於人間之外另求淨土,故名為人間淨土。]

(建設人間淨土論)
在臺灣有關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據邱敏捷觀察,是透過印順法師的入室弟子與私淑門人。在導引佛教信仰方向,主要代表人物有:台南妙心寺傳道法師,宏印法師,昭慧法師,以及長期在海外弘化的仁俊法師,印海法師等人。提升佛教研究水準方面,有吳老擇譯《南傳大藏經》,楊郁文的《阿含》研究,楊惠南的佛學研究及昭慧法師的佛法研究。
「人間佛教」的弘揚,邱敏捷認為:印順法師較傾向「第一義悉檀」,「對治悉檀」,較重視「勝義諦」,主張從「根本上」,「制度面」下手的改革參與方式,屬於「治本模式」。星雲,證嚴,聖嚴,三位法師的人間佛教思想偏屬於「世界悉檀」,「各各為人悉檀」,重視「世俗諦」面,他們的佛教事業,較偏屬於「治標模式」。
印順法師是真正能構建具有完整體係的佛教思想家,星雲,證嚴,聖嚴,三位法師的長處在執行面上(不是說他們沒有理論基礎),對一個「龐大佛教團體」來說,弘法場域是在人群大眾中進行,執行過程難免有些地方會「由神聖滑入世俗」,這也是他們比較容易遭受外界批評的原因。
佛教在近代中國的復興,是一多方面呈現的總趨勢,而其核心代表人物,正是最先從事「佛教三大革命」(教理,教產,教制)的太虛法師。其「人間佛教」思想在印順法師闡述下,更為細緻精微,成為後來追隨者的重要參考資源。
9月份,邱敏捷教授演講:中國禪宗史
印順導師《中國禪宗史》一書,植基於他高廣的視野和淵博的學識,並以精勤的治學精神,勾稽出禪宗的遞嬗過程,其立論嚴謹而周密,成為一出色而不朽的名著。也因為這一本著作,導師意外的得到了日本大正大學的博士學位。然而,稱譽既隆,謗亦隨之.所謂不合現代學術格式,或者「必須引用甚至『抄襲』日本學者」的負面評價,時有所聞。
印順導師《中國禪宗史》特色,在於闡述印度禪如何變成中華禪。
法融為東夏之達摩-禪宗老莊化。
道信與《文殊般若經》。禪宗有三部重要經典:《楞伽經》《金剛經》《文殊般若經》。道信引用《文殊般若經》、《文殊說般若經》「一行三昧」。所謂「一行三昧」有兩個方便:一是念佛,二是念般若 《文殊般若經》。「一行三昧」是理解五祖與其他門人之間的鑰匙,特別是神秀與慧能,而不是《楞伽經》與《金剛經》。
神秀與《文殊說般若經》。神秀「念佛名」、「淨心」的禪法,取用《文殊所說般若經》「一行三昧」之「念佛」修持形式。
慧能與《文殊說般若經》。慧能《壇經》「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來自《文殊般若經》「念自性般若」,彰顯「自性本自清淨」,見性成佛之理。
《壇經》所說的主要部分—「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正是道信以來所承用的《文殊般若經》,並非《金剛般若》。
禪風的對立:直說與巧說;隨相與破相;尊教(戒教八宗)與慢教(不注重經教);重定與輕定。
眾流會歸於曹溪:凡言禪皆本曹溪;牛頭宗後來也融入石頭宗。
印順導師與其他學者不同之研究成果:
從達摩禪到慧能禪的演變;禪宗史研究的開山者胡適,宣稱慧能與神會「推翻」了「楞伽宗」,改「般若宗」的旗幟,而其關鍵是神會以《金剛經》取代了《楞伽經》。此外,胡氏認為「頓漸」兩門源頭有別。
鈴木大拙接踵其後,沿襲胡適的論點,以為神秀派是漸修主義,尊主《楞伽經》; 慧能是頓悟主義,宗依《金剛經》。
迥異於胡氏、鈴木氏兩人,印順提出四祖道信已融入《文殊說般若經》,且此經成為《壇經》的主體,即「般若」義早已表現在楞伽宗內。重視《金剛經》,乃禪宗,甚至整個佛教界的共同趨向,不獨神會個人如此。
印順點明「牛頭禪是從印度禪轉變到中國禪的關鍵」。
牛頭法融著作: 《絕觀論》《信心銘》
印順旁徵博引,考索得出「大梵寺說法」應是《壇經》的原始內容。至於《壇經》的形成與變化,印順與宇井氏、柳田氏有共同的發現,但他特別標舉「南方宗旨」及「《壇經》傳宗」的作用。
印順列「保唐宗」為慧能門下一支,點出曹溪禪派下開展之禪風有巧說、破相、輕教與輕定等四種傾向。凡牛頭宗皆歸石頭宗,曹溪禪與牛頭禪的合流,導致禪宗「中國化」。
印順導師對中國禪宗的評價:(一)不重知識(二)專重自利。
傳道法師請教印順導師有關中國禪宗問題:導師認為大乘三系中的「性空唯名」比較接近佛陀的本懷,密教則距離遙遠,至於後期大乘的「真常唯心」也有一點變質。
那麼中國禪宗祖師秉持「真常唯心」的思想,又如何開悟?
印順導師說:「悟沒有一悟再悟這回事,很多只能說是有境界而已.原始佛教講破我執,那才是真悟.世間一切問題都是自我的問題,這個自我問題其實就是一個『我執』,人從年輕到老,其實變化就很大,可眾生還隱隱約約地認為有一個不變的我在,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於是紛爭不斷,這個問題沒解決,世間的爭執會持續不斷.要堪破煩惱的根本—『我執』,在生活行為中有所改善,才談得上開悟.已破我執、證空無我性者,當然不會再執有一『真常唯心』了!」
10月份,清德法師演講:印順導師的淨土思想。
淨土思想的由來與開展
十方佛說興起,於是有北拘盧洲式的自然,天國式的清淨莊嚴,兜率天宮式的佛菩薩說法,成為一般大乘行者仰望的淨土.發展形成的大乘淨土,傾向他力,淨土成佛是為了「莊嚴佛剎,壽命無數」,與一般宗教意識合流.卻忽視現實世間輪王政治的理想。
(初期的)彌勒淨土法門的殊勝:彌勒菩薩,現生兜率內院,將來南閻浮提成佛.往生彌勒兜率淨土,比十方淨土,希有,穩當;容易,近,普及,非其他淨土,連『二乘種』姓都不能往生.彌勒淨土本義是為求人間淨土早日實現.後因特重兜率淨土(天國,他方),而忽略實現人間淨土.彌勒人間淨土乃為中國佛子的共盼.盛唐以孕育「明王出世,天下太平」的思想,到明代建立封建極權政權,與淨土思想脫節(不能實現政治淨化,人間淨土。
(後期的)藥師淨土,依藥師經內容(正宗分):如來開示;依正行願(十二大願);善巧方便;聞名憶念益,持咒治病益,供養受持益;德行不可思議(說佛果德);菩薩宏傳,救脫菩薩宏傳(消災延壽)。
說到死後往生淨土,更表顯佛菩薩聖德,象徵理想政治社會.初期大乘的東西淨土,東方阿閦佛妙喜淨土,西方阿彌陀佛極樂淨土.淨土在佛法中的意義;「淨」是佛法核心,眾生清淨,世界清淨.阿含說:「心淨故眾生清淨」重在離煩惱.大乘更說:「心淨則土淨」要修智慧以得身心清淨,修福德以感世界清淨。
淨土的一般情況:自然界的淨化–平坦,整齊,潔淨,富麗.眾生界的淨化–經濟生活的淨化–各取所需,各得所適;人群生活的淨化–沒有種族的界限,強弱的分別,怨敵;身心的淨化—諸上善人教導下,離貪瞋癡,故沒有老病死的苦痛;都能不退菩提心,而發心趣入大乘。
極樂世界,是以佛為主導,以大菩薩為助伴所共成的.眾生來生淨土必須:佛的願力加持;眾生的三昧力;眾生的善根力成熟.總之;淨土是諸佛菩薩與眾生展轉增上助成的.大乘經說菩薩因地時,修無量功德,去莊嚴國土.而不知莊嚴淨土,只求生淨土,是把淨土看成神教的天國.了知淨土所來,發願莊嚴淨土,才是大乘正道。
「稱念佛名」有二意:1.當危急苦痛而無法可想時,會覺有力量支持.2.為無力修學高深法門,特開方便.中國人受西域譯經傳法者影響,稱名念佛廣大流行。
稱名念佛是易行道,容易修行,但難成佛;難行道,易成佛.確是古聖經論的正說.如:彌勒發心比釋迦早四十劫,釋迦比彌勒先成佛.穢土比淨土好修行。
從宗教角度看佛與淨土,「宗教」是人類的向上意欲,在不同環境下,經各種特殊經驗而展開.人在層層束縛中,引發依賴與超越的宗教情緒,原想從信賴中離苦得樂.但在知識進步中,知從自然社會自身去求超脫.並探求不得自在根源於自身愚昧,引起思想,行為的錯誤.惟有智慧,德性,順從宇宙人生軌律(真理),才能超越現實。
印順導師提倡「人間佛教」:就顯正說,重視現實人生;就對治方面的理由,人在五趣中恰位中間;而印度後期佛教,不以人為本,使佛法受到非常變化.所以特提「人間」:不但對治中國偏於死亡與鬼。也對治印度後期佛教偏於神與永生。
人間佛教的論題核心,是人,菩薩,佛;從人而發心學菩薩行,由學菩薩行而成佛.凡夫菩薩特徵:具煩惱身,悲心增上.人間佛教的時代傾向,是青年時代重視青年。處世時代重視入世。集體時代重視組織。要以「信」,「智」,「悲」為修持心要。
莊嚴淨土,清淨身心,成熟有情。人間淨土的落實是以社區淨土為出發。
11月慧璉法師演講:印順導師對密教的評議
慧璉法師以導師相關的著作:((印度之佛教)),((印度佛教思想史)),((以佛法研究佛法)), ((華雨集))等等,提出導師對密教的見解。
為何稱為(密教):這一系的佛教,有不許公開的秘密傳受,及充滿神秘內容的特徵.「秘密大乘」的修持,以身口意三密,及手結印契,口誦真言,心存觀想;以三密相應就能深達如來內證功德。
印度的政治不統一,經常在各自據地獨立的狀態下,但各宗教的遊行教化,一直是全印度暢行無阻的。如烏仗是大乘佛教地區,義理的論究差一些,但重於禪定,持誦經典,對禁咒有特長,這是秘密瑜伽行發展的適當地區。
由於瑜伽師戒行與知見的不正(因戒行是以道德為主),禪病日深,神秘之風日熾.瑜伽師初出(虛妄唯識論),又伴(真常唯心論)而大出密法.南北瑜伽者合流,三密瑜伽之教乃盛行矣!又因梵文文學與波羅門教(印度教)的復興.更加速佛教在印度的滅亡。
秘密大乘解行之來源與大乘思想的關涉;(念佛)是從「初期大乘」,「後期大乘」,進入「秘密大乘佛法」 的通途,……大乘經的音聲佛事唱字母,稱佛名,誦經,持咒,是(大乘佛法)能普及民間的方便. 「秘密大乘佛法」,論法義,本於如來藏與清淨心;論修行,本於念佛,唯心.在發展中,融攝中觀與唯識,更廣泛的融攝印度神教,成為「秘密大乘」。
眾生本有如來藏,自性清淨心,念自心是佛;三者的統一,為「秘密大乘佛法」的解行基礎.融攝印度神教;「秘密大乘」而稱金剛乘,與帝釋統攝的金剛王國,是有深切關係的!
在大乘[密跡金剛力士經]裡的護持者,說是天菩薩—-密跡金剛,並也說到了(三密)。
「秘密大乘」的組織,是適應印度神教,取象於夜叉王國而成的。 「秘密大乘」攝取種種事相而興起,採取表徵主義,成為「秘密大乘佛法」的特色.兩手五指不同結合所成的不同手印,都是有所表徵的,如定印,智印,轉法輪印,施無畏印等。晝˙咒語,手印相結合。慢慢成為適應世俗所開展的秘密法。
人菩薩法(由人修菩薩而成佛),在印度的中期佛教,有著充分的表現;為了適應於印度神化極深的環境,佛教就更攝取波羅門教的方便,發展到天菩薩去了.「無上瑜伽部」後出,始宏於波羅王朝,趙宋曾譯出數部,間有被禁不行者.(男女雙修的無上瑜伽,在中國是以定慧雙修取信於學修員)。
秘密教的特色是以大貪樂為攝引,大忿怒為折伏;大貪,大瞋,而大慢,觀自身即本尊而修之.密教多特色,承固有之傾向而流於極端者有之,融攝外道者有之.若以一言而罄無不盡者,則以「世間心為解脫」(以世間欲樂心來求解脫)是已。
心餘力絀之天慢:密教以修天色身(天菩薩為本尊)為唯一要行,念佛三昧之遺意也.天慢者,即以佛,菩薩自居.此由他力念佛之渴望救護,自力念佛之我佛平等,極卑,極慢之綜合,而以三密行出之。
厭苦求樂之妙樂:出家僧聲聞弟子,視五欲如怨毒,以「淫欲為障道法」,固非在家弟子所必行.然以性交為成佛之妙方便,則唯密乘有之.(無上瑜伽續)的特色,是「以欲離欲」為方便,而求「即身成佛」。
總之,秘密者以天化之佛,菩薩為崇事之本,以欲樂為攝引,以猙獰為折伏,大瞋,大貪,大慢之總和.而世人有信之者,則以艱奧之理論為其代辯,以師承之熱信而麻醉之,順眾生之欲而引攝之耳.察其思想所自來,動機之所出,價值之所在,痼疾其可愈乎!然此末期之佛教,可謂無益於身心,無益於國族.佛說:「見諦」(悟證真理)的人,就是生了大病,受種種劇苦,甚至可能死亡,也不去求學一句咒,幾句咒,千句咒,希望避免痛苦與死亡.可見這惟不見真理的愚癡眾生,才去學習.真淨的出世法,要從正知正行中來,決不能從神化的祭祀與咒術中來.為印度佛教之觀察者,不僅知之,而尤要於其所以興替者.不為其所蒙,不阿其所好,知其本而識其變.必如是,而後信解之可,批評之無不可.嗟乎!過去之印度佛教已矣,今流行於黃族間之佛教又如何?殷鑑不遠,勿謂圓融神秘而可以住持正法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