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門?行門?

96年4月  謝水庸

有一位來參加「佛青假日佛學院」的學員,在聽了幾次課之後,最近竟然很著急的問我:「我不希望聽理論的東西,我想要實際修行的東西,真正修行才重要」。我聽了真有點啼笑皆非!我們研讀的都是印順導師的書,而研讀的內容,不都是在在處處告訴我們,如何透過聞、思、修,以修行「人天道」、「解脫道」以及「菩薩道」的種種觀念和方法嗎!為什麼會認為讀經書就是在讀理論,而不是講求實際修行的內容?以前我也聽說過,有人在長達數年研讀導師的著作之後,竟然說:導師沒有教人如何修行。因此我雖然才疏學淺,但覺得很有必要就這個問題,提出一些淺見,以就教先進大德。

當然佛門流行一種似是而非的觀念—將佛法分成解門、行門久矣!某基金會出版的大專佛學講座<佛學十四講>第八講就是這樣說的:「至於學佛之人,想要明體而達用,則須講究『解行』並進。…解門有二:(一)是閱藏,廣閱三藏教典,此在博學多聞。(二)是研宗,天台、賢首、三論、唯識,擇其一宗,加以研究,此求專精深入。行門分四:(一)是律宗,遵照佛制,淨除身口意惡業的方法。(二)是禪宗,主張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方法。(三)是淨宗,主張四法念佛,帶業往生西方淨土的方法。(四)是密宗,採取手結印、口念咒、意觀想三密相應,即身成佛的方法。」因為有了這樣的見解,怪不得會認為研讀經書只在講求理論罷了。

事實上,上述的說法是令人疑惑的:首先,「廣閱三藏教典,此在博學多聞。」這似乎是說,研讀三藏教典只是在「解」,是與「行門」沒有直接關聯的。然者,文中所謂的「行門」,不也都是在三藏教典裡面嗎?「行門」並沒有另外的教典!其次,天台、賢首、三論、唯識等各宗,不也多所探究修行方法嗎?比如天台的四部止觀—摩訶止觀、小止觀、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及六妙門,不都是在講解修行的方法!因此,「解」與「行」是應該連結起來,而不應該分別開來談的。再者,「行門」不應該僅此四門,舉其犖犖者,如解脫道的三十七道品,菩薩道的六度、四攝,就全體佛法說,不也都是很重要的法門;尤其,五戒十善,更是每一位佛徒所必須遵守實踐的功課。僅舉四門似乎是有所欠缺的。

聖嚴法師在他所編的<學佛五講>講綱裡,就明確的指出:「三藏教典都為實修」,同時舉出「經藏」的重點在定學,「律藏」為戒學,「論藏」為慧學。

印順導師在<華雨集>第二冊第二章「方便道之施設」中說:「佛弟子中,確有『言下頓悟』的,但約一般根性來說,總是次第漸入的。入預流位,有必備的條件,名為四預流支。經中有兩類四預流支,有屬於如實道的,正見為先的預流支,如『相應部』『預流相應』說:『諸比丘,有四預流支,何等為四?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預流支是證入預流果的支分。先要親近善士:佛及聖弟子是善士;佛弟子而有正見、正行的也是善士。從善士—佛及弟子聽聞正法,不外乎四諦(一切法門可統攝於四諦中)。這是古代情形,等到有了書寫(印刷)的聖典,也可以從經典中了知佛法,與聽聞一樣,所以,龍樹說:『佛法從三處聞:從佛聞,從佛弟子聞,從經典聞』。無倒的聽聞正法,能成就『聞慧』。如所聞的正法而審正思惟,如理作意能成就『思慧』。如法隨順法意而精勤修習,法隨法行能成就『修慧』。聞、思、修—三慧的進修,能見諦而得預流果。」聞、思、修—這是「中道正法」的修行階梯。

在浩瀚的佛法裡,印順導師是把它分成:五乘—人、天、聲聞、緣覺、菩薩共法,三乘—聲聞、緣覺、菩薩共法,及大乘不共法。這樣的分類法,為當今佛教界所普遍接受。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以及大乘不共法的內容,包括修行理論、依據、觀念和方法,在<成佛之道>一書都有完整的敘述。對部分重要主題,則更有專書作深入的探討。比如:對「性空唯名系」方面,有<中觀論頌講記>、<般若經講記>、<中觀今論>、<空之探究>、<性空學探源>;對「虛妄唯識系」方面,有<攝大乘論講記>、<唯識學探源>;對「真常惟心系」方面,有<大乘起信論講記>、<勝鬘經講記>、<如來藏之研究>;對淨土方面,有<往生淨土論講記>、<藥師經講記>、<淨土與禪>等。因限於篇幅,其它不更做敘述。

有關修行方面的觀念和方法,茲舉<成佛之道>一書,摘要說明如下:

第一章開宗明義說明學佛就必須皈依三寶。

第二章明確說明:「皈依以後,應該『多聞正法』,這才能趣入佛道。…一切聖典,都說修學佛法,非聞法不可。如什麼都不聞,怎麼會知道了脫生死?怎麼知道有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怎麼知道有向上一著?怎麼知道這是佛教正法?」導師在本章同時說明「聞法」的方法。

第三章「五乘共法」說明不論修行「人乘」、「天乘」、「聲聞乘」、「緣覺乘」及「菩薩乘」,都必須具備「世間正見」—正見有善有惡、正見有業有報、正見有前生有後世、正見有凡夫有聖人。同時要修行「三福行」—布施、持戒、修定。書中具體說明要如何修「三福行」,並且教導如何不失人身,進向佛道的要門。

第四章「三乘共法」說明修行「聲聞乘」、「緣覺乘」及「菩薩乘」所必須具備的正見—「緣起」與「四諦」,同時說明如何修行戒定慧三學與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與正定;以及三十七道品。

第五章「大乘不共法」說明菩薩道的修學:要以「菩提心相應,慈悲為上首,空慧為方便」。菩薩之學處:「十善行為本,攝為三聚界—斷一切惡、修一切善、度一切眾生,七眾所通行」。總欇菩提道:「修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與四攝—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以上各項修行的具體內容,以及如何修行,書中均有詳細說明。

總之,「聞」、「思」、「修」是修學佛法無可更動的次第,修學佛法必須從「聞法」入手。印順導師的著作,乃是將整體佛法的精髓,系統而客觀的、完滿的編寫出來。因此,有心投入修行行列的仁者,研讀導師的著作,乃是直接、正確而安穩的方法。也因此呼籲大家踴躍來參加「佛青假日佛學院」的進修,保證受用良多,絕不虛度此生。

禪法的面目與演變

93.1.3 宏印法師

大家看到此簡單的講稿,是前幾天請大惠法師打的,也是我此次演講的重點。台灣近幾年來禪修風氣很盛,實是好現象,所以我講了這個題目。學佛或探討佛法是要去實際體驗;世界上的宗教很多種,尤以佛教特別強調佛弟子要身體力行,要投入、修行、修持、修證;佛教的性質不是僅有信仰、也不是做學問而己。多年來看到台灣禪修的風氣這麼盛,是一件好事,而我本人在陪大家打坐時,因時間關係,很少有完整的七天、十天或一個月,也很少辦這樣的禪修,當然也因沒有大的道場。前幾天臨時去新竹福嚴佛學院,近中午時分,先至法源寺看寬謙法師,因好久沒去造訪,寬謙法師帶我參觀其道場,見到後面的禪林,真是不錯,環境設備及場地比緬甸、泰國更為理想。這裡的禪修,因法師很用心有計劃的聘請禪師指導,加以法師為人樸實,又親近印順導師思想,非常值得大家前往參加,在此特別向大家推薦。明年導師百歲嵩壽,法源寺也將舉辦一系列祝壽活動,包括弘法講座等,法師笑稱我自投羅網,也安排我一場講演。

所印發之講稿有共世間禪及出世間禪二大綱要,其中出世間禪的「小乘禪」、「大乘禪」字眼,易引起南傳系的爭議,請大家將其刪去;中國禪係因有大乘經典才發展出來,受大乘經典的影響很大,是故如不了解大乘經而談中國禪是一缺點。南傳禪以清淨道論為主,四阿含經的精華也在清淨道論內。真實阿羅漢隨緣度眾,也很積極。而原始佛教的阿羅漢重出離,修到阿羅漢果又稱無學,是所作已辦、不受後有;但大多數的阿羅漢所給的印象是較不積極的,所以大乘才苦口婆心勸其回小向大的。如不回小向大,則入無餘涅槃,不再續行菩薩道。這種阿羅漢,不發菩提心、不嚮往佛國,符合小乘的境界;故如學南傳而停留在阿羅漢的無餘涅槃,滿足在其境界果位上,我稱其為小乘原因就在此。

共世間禪之禪修法門在佛陀未降生之前,古印度就有如此修持法,非佛教才開始有,這是常識,即一般所稱四禪八定。成佛之道中有一偈頌:「能發真慧者,佛說有七依」,能引發真智慧(無漏慧)是七依,即七種禪定。七依是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即從八定中除去非想非非想處定,阿含經也肯定這七種次第的定,這是屬正規禪定境界的定。

至於傳到中國之祖師禪,不講究打坐入定,是另一階段的發展。講稿中簡要列出初禪五支:尋、伺、喜、樂、一境性。尋、伺是覺觀;二禪第一作用消失,沒有尋只有伺;三禪則無尋無伺,很快樂,係觸覺樂;四禪稱不動定,喜樂感覺沒有了,是寧靜的定。大家修行還是要由第一段開始修,由初禪實實在在修習尋、伺、喜、樂、一境性;一境性是心與境相依相應,南傳禪如緬甸、泰國也強調修行次第,要有實際的近分定、近行定再進入初禪定;佛教也是肯定共世間禪及出世間禪,但佛陀不鼓勵修到第八定,因微細思維不現行之非想非非想定,心太微弱,不起觀的作用,而禪定目的是有止有觀,觀是要有念頭、思維才叫觀。另有一種定稱滅受想定,又稱滅盡定,是三明六通大阿羅漢所入之定,不是非想非非想定,也不是四禪定或無色界前三種定,滅受想定是受、想、行、識之受、想消失了,又稱滅盡定。

出世間禪中的南傳禪,特色是次第明了漸入:十遍處觀即觀地、水、火、風、青、黃、赤、白、空、識,或稱十種一切處觀。界分別觀即地、水、火、風四大。安般念即數息觀。四護衛禪是死隨念、不淨觀、佛隨念、慈心觀,南傳很強調此種修行。還有四念處—觀身、受、心、法。七清淨道次第是清淨道論的總結,七個項目如下:1.戒清淨,2.心清淨,心要調柔軟、柔順,粗煩惱降伏但細煩惱未斷,3.見清淨與4.度疑清淨是知遍知;見清淨是通達確認名法、色法;名色即五蘊-色、受、想、行、識;佛教講一切法即名色,離開名色無一切法可得;度疑清淨是不疑佛、法、僧、戒,即四證信,是四種清淨的信心建立在佛、法、僧、戒。佛是解脫的聖者,人天導師,法是善道、清淨道與非道都不猶疑了。5.道非道智見是度遍知,是初果,也是北傳所說見道位;八正道的正見即是法眼清淨。6.行道智見是斷遍知,即修道位;證二、三、四果;四果阿羅漢永斷貪瞋痴,即7.智見成就。三十七道品中,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與七清淨是匯通。阿含經中佛陀提到八正道、七覺支比七清淨還多。七清淨是出自七車經,敘述國王以一部車換一部車,終於很快到達目的地,來譬喻修行戒清淨成就,心清淨成就,乃至智見成就。南傳法師帶禪修多以七清淨為主,強調次第,是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次第漸入是依三法印而入,故清淨道論的七清淨生滅隨觀智很重要。從知遍知、度遍知到斷遍知,行道智見出現止觀的觀,觀智要切入生滅隨觀智。何謂「生滅隨觀智」,即是證悟緣起的生滅,是聞思修的體驗。有一句偈:「若人生百歲,不聞生滅法,不如生一日,得聞生滅法」,這是要相當修行,要徹悟緣起生滅無實性,才能真實契入,請大家去體會。如阿含經的生厭、向捨、離欲,成佛之道也有提到,都是相通的,解脫道出離心是要這般的。我以為南傳四念處、七清淨的禪修,較為穩當、明確、可靠、有次第且微細,如有出現禪相及身心感受變化,在小參時,可依分配時間與師父對話,獲得指導。大家要找時間多參加七日、十日或一個月的禪修,台灣南傳系禪修近二、三年很流行,喜禪修的人也多數會選擇此法門。

講稿中談到北傳中國禪有A、B、C三項,A項般若禪,華梵曉雲法師的書就稱般若禪,B項如來禪、C項祖師禪兩者較近中國禪,尤以祖師禪特顯著。南傳系批評北傳中國禪修法門斷層,稱四念處、七清淨道論未傳到中國,對此讓我特別去注意中國禪史的發展。印順導師因為胡適先生指六祖壇經是偽造非六祖遺物,引發各方爭辯且成一懸案,故以中國禪宗典型人物寫了中國禪宗史,本書精彩深入,學術地位高,也因此書獲得日本文學博士學位,但描寫之時空範圍較小,只由菩提達摩寫到六祖惠能。印度佛教係自東漢末年傳入中國,最早翻譯佛書者有安世高及支婁迦讖譯之方等般若大乘經,安世高係安息國即現伊朗可能是巴姆人,翻有小乘禪史等等;中國高僧傳第一集梁朝慧賈寫的,有一篇是習禪篇,收錄禪修有成就者,第二集續高僧傳,唐代道宣著,就將天台智者大師及其老師慧思放在習禪篇,沒放在易解篇,又如三論宗裡屬高僧者均尊稱禪師,與天台宗同,絕大多數將高僧放在習禪篇內,這說明菩提達摩未到中國時,古代禪修已盛。高僧傳也提到數、隨、止、觀、還、淨,天台智者大師將其收集整理後,稱為六妙門。意思是菩提達摩這系之外的人,也是先修習數息、安般念,古時高僧傳記內記載印度來的高僧指導人修行,多數也修安般念、數息觀或是不淨觀或念佛觀。念佛禪是念佛的,中國大陸北方如龍門等很多石窟,非為藝術而藝術,小窟洞是修行人住的,白天去觀大佛像,晚上在自己小窟洞或觀想自雕的佛像修行,石窟的大小佛像都是觀想用的,新彊一路來的窟洞都是如此發展出來,所以西元一世紀,大乘佛教開始雕佛像以觀想佛像來修的法門,是在初期大乘時候流行出來的。

除數息觀、不淨觀之外,另有五停心觀,貪愛修不淨觀、瞋恨心重修慈悲、愚痴者修緣起觀、界分別治我執我慢、持息觀治散亂。禪宗初祖菩提達摩、二祖惠可、三祖僧燦;前三祖默默無聞,還躲躲藏藏,受到打壓排斥。到四祖道信才有幾百人共修,而後開始興起。五祖弘忍也提倡念佛參禪,到六祖惠能反而沒有念佛直接以金剛經指導修行。講稿中般若禪直觀空性,中國禪重頓悟頓入,但大家不要隨便誹謗中國禪,或是學南傳禪沒幾天,就批評中國禪。

中國禪受大乘經影響,如三論宗、天台宗稱圓頓止觀,直接頓悟,頓悟並非一無是處。大乘經分兩系,一是中觀般若系、一是真常如來藏系,龍樹菩薩著大智度論是中觀般若系,說明了常是一邊、無常是一邊,生滅、不生滅各是一邊;要不落兩邊,直觀空性,直觀般若。我的體會是直觀空性為利根的人,如無聞思基礎會落入偏空、外道,故大乘不好修。龍樹中論稱學空的人,有如抓毒蛇未抓著,反被毒蛇所害的譬喻。一、般若禪直觀般若空性,接近中觀不二性空,這是正確開悟,也接近唯識根本智,故如自己無聞思基礎,沒有次第,不善契入,要尊重不要隨便否定別人。初期大乘經典所引導的般若止觀接近阿含,如迦旃延尊者不喜聞無常、苦、無我,要聽不落二邊的勝義禪,是離有、無二邊,由緣起中道契入的典故,各位知道,佛陀初轉法輪,度五比丘,首先開悟者是憍陳如尊者,他說「一切集法,即是滅法」,集法是有為生滅法,悟入的人,當下就是不生不滅的無為寂滅性。二、如來禪,菩提達摩禪以理入、行入修習,四種次第為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楞伽印心,藉教悟宗,類似神秀漸修。神秀偈有「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到此階段禪稱如來禪,仍重經教,以經典印證。理入是眾生清淨心是本來具足的,只因被客塵煩惱遮住,行入如報冤行,指經常處於逆境的人,覺得欠人太多要償還,故修此行;順境者修隨緣行;無所求行要觀想起心作意,所求皆苦,無求才能解脫;稱法行是不起作為,無功用不作意,依法相稱,境界更高。

顯示禪被中國化的祖師禪,是中國禪最大特色,又不立文字,由歷史演變來看,有欲為脫離經教的傾向。但各位切勿誤會,其實祖師禪的禪師經教聞思基礎都很好,但非正量,成就者要超越擺脫經典文字。在六祖壇經裡,惠能大師即指,直了本心,見性成佛;印順導師在中國禪宗史述及中國禪深者見深,淺者見淺,同是禪師,體會境界顯現出來不同,有的可能較契入般若中觀,有的接近真常如來藏。故說中國禪屬大乘禪,受大乘經典影響極大。大乘經略分二種,其一、真常如來藏經典,其二、般若性空經典。真常如來藏經典強調自性清淨心,自性清淨心在禪宗被解釋為明心見性之見性,是本性、是自性、自性是清淨心,心即佛、佛即心,即心是佛,都是一致的清淨心,是我們的本心,是我們的佛性;所謂見性,是悟入佛的清淨心,佛性個個具足,不假外求,禪宗突顯此觀念。大乘的般若經則講法性,不講佛性,法性、法空性、平等性、真如性、無差別性、諸法實相稱法性,故稱般若禪。祖師禪則轉入佛性去,講稿中有臨濟棒喝、曹洞默照,一花開五葉,各有特色等。又如法眼宗其開山祖師清涼文益禪師,唐朝人,曾在續藏經有一篇短文,指稱禪門有十種弊病,仍且重視經教。臨濟宗則不立文字經教最徹底,但心是慈悲的,手段是霹靂的,以為真正的禪不假思維造作,不落思量造作,如一落入思量造作,就相對落入能所對立的思量,即非禪,所以有當機棒喝而證入,或有人挑水、劈材、聽人對話等等而開悟的公案,故對禪史之流弊要去探討了解其原因,而非隨意批評。

悟的層次也有多關或破三關。宋朝之後稱悟有大悟小悟,禪宗如此展現多樣化面目,與歷史文化、眾生根機,種種背景有關,仍是因緣所生法,是緣起的,是種種因緣展現的文化現象。昨天收到聖嚴法師一本默照禪的書,法師飽讀經論,雖屬默照禪,與曹洞宗仍有異同。曹洞默照苦口婆心、綿綿密密、細心苛護、叮嚀吩咐,與臨濟直接、潑辣、銳利不同,一個如母親慈愛,一個如父親嚴厲,各有相異宗風。祖師禪曹洞默照,不立文字,不落言詮,一色一香,無非妙諦,揚瞬眉目,挑水搬柴,行住坐臥,當體即道,處處皆禪,眾生當依各自根機契入。最近閱讀「禪詩三百首」一書,寫出歷代居士、高僧開悟的詩,我已挑出最精彩廿八首,請人繕打,下次印送給大家分享。如有首比丘尼悟道詩:「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牛頭嶺,歸來我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大惠法師曾說過,雖大小乘同時進入中國,但小乘阿含經則比大乘經典較不流行,其一之原因,可能是大乘經典翻譯的詞句很美,如維摩詰經、法華經等,而小乘經翻的則較艱澀。介紹大家看「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一書,如蘇東坡命運坎坷,被貶至海南島等,而後寫出那麼美的詩詞。

如來藏自性清淨心與老莊玄學融合,比較明顯例子是牛頭山法融法師稱情與無情同圓種智一說,但花草樹木是依報,如何同圓種智?既無心識作用,也不能發菩提心,行菩薩道,可見是受老莊玄學說影響,印度大乘佛教沒有此種說法。這樣的融合,如莊子說道在那裡?道無所不在,佛說禪在那裡?行住坐臥皆是禪,與老莊齊物論,道在一切,如來藏佛性清淨心相結合,心即佛,佛即心,心本清淨,此時禪法已中國化。以這種發展到後期的中國化的禪,來對照南傳,其修學步驟,表達意境,確實差別很大。南傳接近原始佛教,北傳中國大乘八宗中之禪宗如百丈禪師曰: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叢林是冬禪夏講,冬天參禪打坐,還要三餐二點心,故無過午不食之規矩,夏天研究經典,古代叢林還要耕作,有農禪典故,東晉釋道安是傑出聰慧的高僧,也曾有三年耕作托缽記載。以前出家人要考試,是難得的人才,有皇室護持,高僧還會被皇家派兵爭搶,品德好、少欲、離貪瞋痴、有修行、學識優秀是其特質,明清以來素質不高,佛教人才真要培養加以重視。

晚期禪淨合流己失面目,這段文要做一下說明,因為中國人說禪淨雙修,有一四料簡:「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做佛子」。但純禪淨不同,早期禪堂不立佛像,如念一句佛,要漱口三天,禪是一法不立,一法不可得,怎有一淨土讓你求去。純粹禪,如六祖所說,無相、無住、無念,是沒有極樂世界的相。印順導師淨土新論,稱淨土是有相、有念的修行,有阿彌陀佛、有極樂世界,念阿彌陀佛,與禪修之過程不同。就理上說,真正禪即真正淨土,真正淨土也還是理上說,知見上說,事相上仍有差別。所以中國禪由祖師禪發展到禪淨雙修已失其特色。最近台灣有幾位師父試圖在恢復中國禪,如法鼓山聖嚴法師、中台山惟覺法師。中台山企圖心強,但誰是傳承中國禪的正受,我們留待歷史去評論。前幾年曾看過中台山有三期傳佛法的資料,第一期單傳,西天二十八祖傳到六祖;六祖以下為普傳,係第二期;第三期由中台山開始傳,為龍傳。

除了南傳禪、中國禪外,還有由中國傳至日本,再影響西方世界之日本禪,以及E世代的生活禪、動中禪、現代禪、科技禪或半導體禪,處處皆禪,禪無所不在,惟禪在日本已成為生活文化的一種。今天我講了這個題目,願禪在台灣發展的現象,如學南傳禪批評北傳禪無一是處,未免偏頗,中國禪者也不要自我膨脹,因為自古以來,就有以為自己禪法的傳承絕對合理的取向。但是前不也提到華嚴清涼祖師,提出當時禪門有十大流弊,道宣律師觀察菩提達摩等四祖,仍有微詞,印度部派佛教又不拘小節,戒律寬鬆,故禪宗是適應中國環境國情下,於叢林產生後才立有戒規的,所以不要自認為自己的禪法最好,應互相調合。

再次提醒各位,在選擇禪修法門時,還是要由次第漸入。南傳禪由清淨道論漸修至正知、正見、正念、正定、斷煩惱、貪瞋痴成就,是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中國禪多樣化,也是要依根機次第而入,否則難以契入各派宗風,頓悟是悟空性,證入緣起寂滅性,離我見、我執、我慢,破無明、愛染,降伏煩惱障,誠如金剛經所說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都不可得。是故無論是次第漸入或頓悟頓入,皆是要斷煩惱、息滅貪瞋痴,這是我的看法。今天就先說到此,祝大家  福慧增長 平安自在 新春吉祥!

佛青假日佛學院的回顧與前瞻

92.01.30  謝水庸

佛青假日佛學院緣起

二、三十年來,宏印法師秉持佛陀慈悲化世的精神,對於弘揚正信的佛法不遺餘力,特別是對於青年學子的接引、教育、培養,更是用力甚深,因而造就了不少的人才,也獲得了眾多年輕佛友的愛戴。雖然因緣的變遷,宏印師父在最近十餘年的時間,多半在南台灣弘化,但是對於台北的佛子,仍然寄以非常的關心。去年年初,師父鑒於現在一般人每週都有兩天的週休,因而提出在週末舉辦「假日佛學院」的構想,馬上獲得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及中華民國佛教青年會的認同,兩會願意共同主辦,並有聖覺寺、北投慈航寺、慧日講堂、甘丹寺學佛院、普賢講堂、如意講堂、慈航念佛會、大乘經舍、台北市佛教青年會等團體響應協辦,「佛青假日佛學院」於焉誕生。

「佛青假日佛學院」符合社會的期待

雖然我們沒有大幅的廣告,只有在內部刊物的簡短訊息以及口耳相傳,「佛青假日佛學院」開辦的訊息一經披露,報名即相當的踴躍,在短短的數週之間,報名人數已達五、六十人,隨後又陸續的增加,直到開學後,仍有學員不斷的加入,最後繳費學員人數高達百名。之後雖然有少部分學員,由於跟其他課程時間衝突之故,無法繼續前來,但是每次上課學員均保持在五、六十人之上。可見本學院的安排,能夠符合社會的需要。

課程精湛、學員參與熱烈

本課程由於採用的主要教材是當今佛學泰斗—印順導師的名著:「成佛之道」,內容非常精闢,不但涵蓋了整體的佛法,而且既把握了佛法的核心、更是非常有系統的、層次的、清楚的介紹了整體的佛法。讓修學者很容易的掌握到學佛的脈絡,明白學佛的觀念、次第和方法。再加上院長宏印法師及其他法師授課的專業與熱忱,數位壇講師們,也都具有專業的素養;小組的討論,活潑而熱烈,可以將授課的內容切實消化。因此絕大部分的學員們,對於本課程,都覺得受用良多,都表示願意繼續參加後續的課程。在長達八個月的課程裡,學員們從最基礎的入門開始,經過「皈敬三寶」章、「聞法趨入」章、「五乘共法」章、以迄「三乘共法」章,學員們已經學習到了佛法的核心—解脫道。後續的課程就是多采多姿、廣大而深遠的「大乘佛法」的研討了。

「大乘佛法研討班」接續舉辦

「大乘佛法」是釋尊佛陀化世的本懷。為了化導各種不同根器、不同資質、不同性向的眾生,「大乘佛法」是多采多姿的;由於「眾生無量,法門也無量」,有所謂「八萬四千法門」之多。因此屬於「大乘佛法」的中國佛教,也就有十宗、八宗的區別。「大乘佛法」也就是「菩薩道」;從初發菩提心,歷經長達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以至於成佛,還在不斷的度眾生;它的目標是崇高的、行程是遠大的。「大乘佛法」是轉凡成聖、離苦得樂的最高法門;「大乘佛法」的修學,既利己又利人,對每一個人而言,是既重要而且意義深遠的,同時是人人可學、可修的。希望每個人都能來修學,以便造就自在的個人、和樂的家庭、安祥的社會、人間的淨土。然而「大乘佛法」的法門既多,固然給大家提供了多樣的選擇,但是如何抉擇與融會貫通,則需要有人指導了。

值得大家報名參加

「大乘佛法研討班」仍然由宏印法師擔任主要的講授師,再搭配其他學有專精的法師及壇講師來進行。教材仍以印順導師的「成佛之道」為主,並配合實際的禪修活動及小組研討;這樣的安排,相信一定可以帶給學員們真實的利益。

本班即將於 92 年 5 月 3 日(星期六)起開學,繼續於每個月的第一個週六上課一整天,預定到 92 年 12 月圓滿。歡迎大家告訴大家,踴躍報名參加。詳情可洽:中華民國佛教青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