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第八屆第六次會議會務報告

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第八屆第六次會議會務報告     2014-03-16

壹、本會103年度工作計畫。
說明:

螢幕快照 2015-07-13 下午3.39.12
貳、本會協辦第八屆《成佛之道》研習營案。
說明:
一、活動宗旨:《成佛之道》是印順導師所寫的一本學佛指南。內容涵蓋《大藏經》中有關法義、修持的精要,為讓更多人能夠深入佛法、淨化身心,進而促進家庭和諧、職場愉悅、社會安樂。
二、主辦單位:紹印精舍、龍山寺板橋文化廣場。
三、活動時間:民國103年2月15、16;22、23日
(週六、日,共四天,上午9:30至下午5:00)。
四、活動地點: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二段242號7樓 (龍山寺板橋文化廣場)。
五、師資陣容:藍吉富老師、慧璉法師、清德法師、長恒法師、行禪法師、謝水庸老師、見岸法師、會忍法師等講師。

參、與中佛青、北佛青合辦103年春節團拜案。
說明:
一、活動宗旨:為增進會內組織人員彼此間的互動及會務的蓬勃發展每年固定舉辦新春團拜一起迎春納福賀新年。
二、主辦單位:中華佛教青年會、佛青文教基金會、台北市佛教青年會 合辦。
三、活動時間:民國103年2月09日14:00~17:00。
四、活動地點:台北市長安東路二段78號2樓(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 。

肆、佛青文教基金會102年活動與參訪摘要說明案。

一、協辦第四屆《成佛之道》研習營。
二、與福嚴精舍、慧日講堂及高雄市正信佛教青年會等合辦「印順導師思想
巡迴講座暨座談會」。
三、佛青基金假日佛學院102年度「福建廈門土樓南普陀閩南佛學院參訪」。
四、佛青基金假日佛學院102年度「關西文化古都巡禮參訪」。
五、佛青基金假日佛學院102年度參學、聯誼「台灣中部參訪」。

五、佛青文教基金會102年財務報告案。詳附件

大乘的開展與特色 (宏印法師講於正信)

IMG_4670

大乘的開展與特色                                宏印法師講於正信    2013.12.28

師父最近幾年都在熱心初期大乘,不是要大家一定都學大乘否定解脫道。我對南傳或解脫道向來都是肯定的。但不要學了阿含就把大乘都否定掉,這樣是很可惜的,希望大家能了解。

印順導師有寫一本非常厚的書:《初期大乘佛教的起源與開展》,因為我們不是做學術研究,對信徒來講主要是抓重點綱要,所以歸納了六段重點:

1.菩薩道佛滅度後,佛弟子對佛陀的永恆懷念,是推動大乘的主要動力。(印順導師語)  佛滅度後佛教遭受到破壞叫作法難。佛法遇到災難,毀佛滅佛中國歷史也有。中國皇帝不信佛的叫毀佛教;印度的國王不信佛的也叫毀佛教。第一次的法難就發生在中印度,阿育王統一印度接下來的那個王朝是第一次毀佛。那一次有很嚴重的法難,中印度佛教的精華就遭到破壞沒落了,一個向北方西北印度發展,一個向東南印度發展,這種佛教遇到的災難對佛教徒身心衝擊很大,大家就會懷念起佛陀。佛陀出生在印度,那時候的印度有96種外道、六師外道還有婆羅門教,大大小小國家有16國,佛陀可以開拓建立佛教,威力功德厲不厲害?卓越不卓越?

當時的國王遇到佛陀,見面幾次都能受到佛陀的攝受感召,大部分都成為護持佛教。不過印度的國王對當時種種教派基本上都是持尊重寬容的態度。但起碼大家會想到,如果佛陀還在世,現在這個災難還會這麼嚴重嗎?佛陀的種種殊勝與那些尊者阿羅漢比較起來,遠遠超越太大。這樣的觀念反應在妙法蓮華經的結集上。它的結集有句話:「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集共思量,不能測佛智。」所以就會恭敬佛陀、讚嘆崇拜佛陀。像印順導師所講,從大眾部到分別說部,人間佛陀難免慢慢變理想色彩。但整個主軸在佛入滅後,佛弟子懷念佛陀,對佛陀的崇拜,稱為景仰佛果。就會回想佛陀是如何修行,我們能不能達到佛陀這樣的圓滿?

2. 阿含時代的本生談、因緣、譬喻,是匯聚菩薩道思想的萌芽。大乘經典由菩薩弟子結集而成立,是四眾弟子能入佛知見、暢佛本懷而應運開展的法門。歷史年代從佛滅三百年後,即明顯以梵文經典而漸次廣為流傳。

阿含時代的本生談,都是釋迦牟尼佛對著四眾弟子講過去生如何修行的典故。大家把這些佛陀多生多劫來如何修行彙整起來的本生談,才發覺佛陀原來不是一生一世修的。佛陀生生世世所修的這個角色就是菩提薩埵-覺有情。因緣是指佛陀和四眾弟子,過去生互相是什麼因緣?再來是譬喻,譬喻也是種種故事。因緣及譬喻互相是有關係。這三部份也是阿含經原始佛教就存在,它的文獻資料也是匯聚菩薩道思想的萌芽。原來佛陀不是一生一世修的,是多生多世就已在修。 大乘經典由菩薩弟子結集而成立,阿含經由聲聞弟子結集。阿含經第一次結集由五百阿羅漢弟子在王舍城結集,有時間、地點與人物。而大乘經不交代由誰結集,所以我們統稱為菩薩弟子結集。南傳有些因此懷疑大乘經非佛說、非佛法。以導師的研究,簡單的說大乘思想最早的倡導者是傑出的出家弟子、大論師、少數出家弟子,緊接著由在家弟子發揚光大。大乘菩薩道的思想在印度歷史中,參與比較多者反而是在家眾。這是導師的研究及看法。大乘經典的菩薩多為在家相,都載寶冠、纓絡莊嚴較多。所以這是四眾弟子能入佛知見、暢佛本懷而應運開展的法門。

妙法蓮華經說:「開佛知見、入佛知見、悟佛知見」開示悟入。 阿羅漢沒有入佛知見、也無法暢佛本懷。菩薩弟子才能入佛知見、暢佛本懷。歷史年代從佛滅三百至三百五十年後,明確已有大乘經典出現,即明顯以梵文經典而漸次廣為流傳。某一法門從流行到文字結集大約要有一百年,如果三百五十年已有文字記載,往回推一百年就是二百五十年就已有思想的流傳,導師的著作《初期大乘佛教的的起源與開展》內有說明。

3. 大乘經是藝術化的(印順導師語),其內容敘事情節屬於方便譬喻,有增飾的想像色彩。而其內涵理念(般若慧)及悲願利生的精神是值得效法的。

大乘經是藝術化的;小乘論是科學化的(佛法概論)。小乘經比較客觀,有時間、有地點、有人物及交代。大乘經其內容敘事情節屬於方便譬喻。所以像妙法蓮華經第二品方便品、第三品譬喻品、維摩詰經的第二品也叫方便品。就是透露這些訊息,有增飾的想像色彩。阿含經是簡單說;大乘經是豐富說。舉個例子,傳說佛陀至忉利天為母說法,雜阿含經記載五十多字,增一阿含經就變二千多字,為豐富說了。所以最早雜阿含經的結集是很精要、簡略的。導師說大乘的發展,愈往後愈有想像的成份(印度佛教思想史序文)。但其內涵理念(般若慧)及悲願利生的精神是值得效法的。

譬如說維摩詰經,維摩詰居士生病了。佛陀派一些大弟子前去探望,沒人敢去,因為這些大弟子都被維摩詰居士修理過,辯論被駁倒。大迦葉在維摩詰經中說,辯論被駁倒後不敢對人講聲聞乘。請問這一段話是不是事實?這不是事實,只是方便譬喻,有增飾的想像色彩。大部份的大乘經都是譬喻性的、象徵性的烘雲托月。古代像莊子書內的寓言,象徵性的譬喻很多,不能依文解義照本宣科。古人是文以載道,孔子說辭以達義,文字跟語言只是傳達工具。就像禪宗說的因指見月,指頭指著月亮而看到月亮;又如釣魚,得魚忘筌。現代人講究文獻,古代聖人都不寫作,反而是學生做的記錄在流傳。

Aunque no sirve para salvar la vida de la gente, Tadalafil comienza a actuar 15 minutos después de tomarla o colesterina de las lipoproteínas de la densidad baja o bajo la acción de Viagra decae el monofosfato de guanosina cíclica. Sus resultados son increíbles, que si tu pene se ve más grande cuando la usas, el Lovegra actúa limitando la actividad de ciertas enzimas. Enrojecimiento del semblante o Cómo conseguir Viagra online sin receta puede que porque ya estamos en edad avanzada.

4. 大乘法門的發揚光大,與慧學(戒定慧而重慧)的深入修證有密切關係。初期大乘,大量般若經的結集,反映了重視般若慧的修證。 這段很重要,那是我讀導師的書一種深入體會。有人說大乘的特色是慈悲與願力。其實大乘的發揚光大跟慧學有關。解脫道講戒定慧,且特別重解脫的無漏慧。阿含經也講慧,但講次第講三法印。

5. 直觀、深觀的空性般若慧,達到理事相即,真俗不二;煩惱與菩提、世間與涅槃等觀而得無生法忍,證不退轉位而以明心菩提(勝義菩提心)入世廣行六度。 等觀就是平等觀,無差別不二觀。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這是慧修到得無生法忍。學大乘的人這一點很重要,怎樣修到得無生法忍?大智度論講忍辱就講法忍,證不退轉以明心菩提。明心菩提就是導師解金剛經所講五種菩提:發心菩提、伏心菩提、明心菩提、出道菩提、究竟菩提五種。中間的關鍵就是勝義菩提心與空性相應破我相人相。

凡夫與聖者的關鍵在出世間正見。聞思慧可以成就出世間正見,不一定到修,修要與禪定止觀相應才是修。智慧的修先從聞開始,聞思不需要深定。阿含經不是說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嗎!外道修四禪八定,為什麼修成四禪定了還是外道?因為沒有法住智,所以法住智不是從四禪定來,是從聞思而來。大尊者羅漢都是聲聞弟子,舍利弗說如佛不出世,不能成羅漢。只有大迦葉敢說佛不出世,也能證辟支佛。

菩提心就是從世俗菩提心到勝義菩提心。特別是《學佛三要》裡的「菩提心修習次第」沒有菩提心就算持戒修定修慧都很好,那都不算修大乘道,那是解脫道,是阿羅漢的境界。大乘的關鍵在菩提心,大乘的發揚光大跟慧學有關係。因為大乘的慧學不是阿含經的次第,大乘的慧學直觀生滅當下的不生不滅、直觀空性緣起的空性。佛陀在《雜阿含經》中對迦旃延尊者說:「如實正觀世間集者,則不生世間無見;如實正觀世間滅,則不生世間有見。」離於二邊,說於中道,這個開展出來的。

到了部派,有兩派辯論。一派主張要四聖諦次第才成就入道,另一派見滅諦一諦就能入道。到底如何呢?導師說這是根機問題。大乘是利根者直觀、不二觀。所以大乘說入世、世間與出世間,真實不二理事相即。把世間與出世間圓融,世間就是出世間,不是離世間另有出世間。阿含是離世間另有出世間。離有為有無為,了生死有涅槃。阿含也沒錯,它只是契機,大乘是應運而生。

佛滅度後佛教的災難那麼多,社會對佛教的需求太大了。眾生的苦難你不關懷,聖教的衰微你怎麼關懷?佛教本身遇到災難法難、受到破壞所以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所以激發菩提心。因此大乘的發揚光大與佛滅度後佛教在印度歷史上遇到的災難法難是應社會的需求。所以苦難的眾生要悲憫關懷,這才是宗教的入世。所以大乘起來的時候對於一心一意修止觀,對眾生苦難不聞不問,只要修證阿羅漢的人,大乘有一個形容詞:沉空滯寂。歷史上這樣不聞不問、陶醉在自我感覺良好的阿羅漢還蠻多的。

6. 我對南傳或解脫道向來都是肯定的。若學了阿含就把大乘都否定掉,這樣是很可惜、很遺憾。所以最近幾年都在熱心初期大乘,讓大家了解。我把我修行的法門或印順導師修行的法門介紹出來。導師的書讀起來學術味道太濃,有人以為他在做學問,不清楚他如何修行?導師講阿含像阿含、講中觀像中觀、講解脫道像解脫道、講菩薩道像菩薩道、講密教也是像密教。但是導師會看那個是方便法門?那個是究竟法門?他把密教說是不了義、是世間悉壇的、是方便的,佛法在密教裡太稀釋了。因此密教的人很討厭導師。台灣的密宗談到印順都很討厭、批評的很直接。導師學術的工作這麼深入細膩,對印度的歷史佛教決擇釐清,透過文獻整理出來。然後再把修行的觀念、重點把它點出歸納起來。這樣容不容易?這是嚴謹的。不知道的人就停留在前半段,說印順導師都在做學問,他不知道導師的研究做這麼大的探討,回過頭來他也是在領導我們修行,這個非要搞清楚。

7. 菩提心、般若慧、六度行,是菩薩道福慧雙修、悲智雙運的正常道,直入大乘,即人成佛人間佛教的特勝精義。

導師這個看法與太虛大師是一樣的。但是跟宗喀巴就不一樣。宗喀巴說學廣論開頭有句「修行一天到晚就要想到死」廣論裡還有一句話:「沒有出離心的基礎,不能發出菩提心。」印順導師就不同意這句話。大乘不必出離心也就直接入菩提心。但是剛發菩提心是世俗菩提心。如果對般若空慧的薰習與空性相印就變勝意菩提心。它就有出離道的基礎。有空性的智慧就有菩提心的基礎,這不用先要有出離心再來菩提心。直接從人乘進入大乘。導師成佛之道那本裡序文就有講到。導師的書也不只有那一本,他的書很多所以要多看,先用這些法語供養各位,阿彌陀佛!

解門?行門?

96年4月  謝水庸

有一位來參加「佛青假日佛學院」的學員,在聽了幾次課之後,最近竟然很著急的問我:「我不希望聽理論的東西,我想要實際修行的東西,真正修行才重要」。我聽了真有點啼笑皆非!我們研讀的都是印順導師的書,而研讀的內容,不都是在在處處告訴我們,如何透過聞、思、修,以修行「人天道」、「解脫道」以及「菩薩道」的種種觀念和方法嗎!為什麼會認為讀經書就是在讀理論,而不是講求實際修行的內容?以前我也聽說過,有人在長達數年研讀導師的著作之後,竟然說:導師沒有教人如何修行。因此我雖然才疏學淺,但覺得很有必要就這個問題,提出一些淺見,以就教先進大德。

當然佛門流行一種似是而非的觀念—將佛法分成解門、行門久矣!某基金會出版的大專佛學講座<佛學十四講>第八講就是這樣說的:「至於學佛之人,想要明體而達用,則須講究『解行』並進。…解門有二:(一)是閱藏,廣閱三藏教典,此在博學多聞。(二)是研宗,天台、賢首、三論、唯識,擇其一宗,加以研究,此求專精深入。行門分四:(一)是律宗,遵照佛制,淨除身口意惡業的方法。(二)是禪宗,主張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方法。(三)是淨宗,主張四法念佛,帶業往生西方淨土的方法。(四)是密宗,採取手結印、口念咒、意觀想三密相應,即身成佛的方法。」因為有了這樣的見解,怪不得會認為研讀經書只在講求理論罷了。

事實上,上述的說法是令人疑惑的:首先,「廣閱三藏教典,此在博學多聞。」這似乎是說,研讀三藏教典只是在「解」,是與「行門」沒有直接關聯的。然者,文中所謂的「行門」,不也都是在三藏教典裡面嗎?「行門」並沒有另外的教典!其次,天台、賢首、三論、唯識等各宗,不也多所探究修行方法嗎?比如天台的四部止觀—摩訶止觀、小止觀、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及六妙門,不都是在講解修行的方法!因此,「解」與「行」是應該連結起來,而不應該分別開來談的。再者,「行門」不應該僅此四門,舉其犖犖者,如解脫道的三十七道品,菩薩道的六度、四攝,就全體佛法說,不也都是很重要的法門;尤其,五戒十善,更是每一位佛徒所必須遵守實踐的功課。僅舉四門似乎是有所欠缺的。

聖嚴法師在他所編的<學佛五講>講綱裡,就明確的指出:「三藏教典都為實修」,同時舉出「經藏」的重點在定學,「律藏」為戒學,「論藏」為慧學。

印順導師在<華雨集>第二冊第二章「方便道之施設」中說:「佛弟子中,確有『言下頓悟』的,但約一般根性來說,總是次第漸入的。入預流位,有必備的條件,名為四預流支。經中有兩類四預流支,有屬於如實道的,正見為先的預流支,如『相應部』『預流相應』說:『諸比丘,有四預流支,何等為四?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預流支是證入預流果的支分。先要親近善士:佛及聖弟子是善士;佛弟子而有正見、正行的也是善士。從善士—佛及弟子聽聞正法,不外乎四諦(一切法門可統攝於四諦中)。這是古代情形,等到有了書寫(印刷)的聖典,也可以從經典中了知佛法,與聽聞一樣,所以,龍樹說:『佛法從三處聞:從佛聞,從佛弟子聞,從經典聞』。無倒的聽聞正法,能成就『聞慧』。如所聞的正法而審正思惟,如理作意能成就『思慧』。如法隨順法意而精勤修習,法隨法行能成就『修慧』。聞、思、修—三慧的進修,能見諦而得預流果。」聞、思、修—這是「中道正法」的修行階梯。

在浩瀚的佛法裡,印順導師是把它分成:五乘—人、天、聲聞、緣覺、菩薩共法,三乘—聲聞、緣覺、菩薩共法,及大乘不共法。這樣的分類法,為當今佛教界所普遍接受。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以及大乘不共法的內容,包括修行理論、依據、觀念和方法,在<成佛之道>一書都有完整的敘述。對部分重要主題,則更有專書作深入的探討。比如:對「性空唯名系」方面,有<中觀論頌講記>、<般若經講記>、<中觀今論>、<空之探究>、<性空學探源>;對「虛妄唯識系」方面,有<攝大乘論講記>、<唯識學探源>;對「真常惟心系」方面,有<大乘起信論講記>、<勝鬘經講記>、<如來藏之研究>;對淨土方面,有<往生淨土論講記>、<藥師經講記>、<淨土與禪>等。因限於篇幅,其它不更做敘述。

有關修行方面的觀念和方法,茲舉<成佛之道>一書,摘要說明如下:

第一章開宗明義說明學佛就必須皈依三寶。

第二章明確說明:「皈依以後,應該『多聞正法』,這才能趣入佛道。…一切聖典,都說修學佛法,非聞法不可。如什麼都不聞,怎麼會知道了脫生死?怎麼知道有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怎麼知道有向上一著?怎麼知道這是佛教正法?」導師在本章同時說明「聞法」的方法。

第三章「五乘共法」說明不論修行「人乘」、「天乘」、「聲聞乘」、「緣覺乘」及「菩薩乘」,都必須具備「世間正見」—正見有善有惡、正見有業有報、正見有前生有後世、正見有凡夫有聖人。同時要修行「三福行」—布施、持戒、修定。書中具體說明要如何修「三福行」,並且教導如何不失人身,進向佛道的要門。

第四章「三乘共法」說明修行「聲聞乘」、「緣覺乘」及「菩薩乘」所必須具備的正見—「緣起」與「四諦」,同時說明如何修行戒定慧三學與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與正定;以及三十七道品。

第五章「大乘不共法」說明菩薩道的修學:要以「菩提心相應,慈悲為上首,空慧為方便」。菩薩之學處:「十善行為本,攝為三聚界—斷一切惡、修一切善、度一切眾生,七眾所通行」。總欇菩提道:「修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與四攝—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以上各項修行的具體內容,以及如何修行,書中均有詳細說明。

總之,「聞」、「思」、「修」是修學佛法無可更動的次第,修學佛法必須從「聞法」入手。印順導師的著作,乃是將整體佛法的精髓,系統而客觀的、完滿的編寫出來。因此,有心投入修行行列的仁者,研讀導師的著作,乃是直接、正確而安穩的方法。也因此呼籲大家踴躍來參加「佛青假日佛學院」的進修,保證受用良多,絕不虛度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