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印法師講演集】連載 第二集

宏印法師講演集 ◎宏印法師
清末明初的中國佛教
清朝末年,列強瓜分中國,當時的中國人完全沒有地位,一般讀書人就興起向西洋學習的心理,因此,民初的讀書人,大都不信宗教。
說起民國的佛教,從清朝以來就很淒慘了。清朝末年,朝廷沒有錢辦學校,張之洞就提議全國的佛寺廟產充公來辦學校,從此開始,一直到民國時代、北洋軍閥時代,佛教的寺院廟產就一直不斷被充公去辦學校。清末民初的佛教處境岌岌可危,不像今天的台灣佛教地位,因為當時剛推翻帝制,新時代新思想,大家都認為宗教是迷信。民國二十年以前的中國,不論什麼宗教都受到攻訐,到處高喊科學、民主,所以那時候的佛教處處發生危機。太虛大師就是發現這個問題很嚴重,因而組織佛教會,為的就是改進佛教、挽救佛教。
佛教為何一直被認為是迷信呢?我前面提到,中國佛教兩千年來的發展都趨向出世的思想,尤其到了明朝、清朝時,佛教只剩下禪宗與淨土宗比較興盛而已,皇帝對佛教嚴厲的迫害,不准出家人出來托缽化緣,並且頒令全國,如果當丈夫的放縱自己的妻女到佛寺上香被官府查知,則丈夫必須被打三十大板,所以那時候的佛教非常衰微沒落。為何在隋唐時代那麼興盛的佛教,到了明朝、清朝會變得這麼沒落?就是中國的佛教愈到後來出世的思想愈濃厚,愈來愈消極。
清朝的淨土宗強調娑婆世界是五濁惡世,求生極樂世界最重要,為了要確保自己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必須好好念這一句佛號,為了專念這一句佛號,就必須一切看破放下,不問人間世事,於是變得消極、出世。
本來念佛號是很好的事,我也念佛、也想往生西方啊!可是當時的念佛觀念不像現在比較正常、圓滿,而是非常消極厭世的,不問紅塵世事,國家社會動亂、民生疾苦,一概不聞不問,只念一句佛號,只求自己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因此當時的知識分子很排斥佛教,認為念佛的人消極、逃世。
那麼,參禪的人情況怎樣呢?參禪的人為了明心見性,只有參一個公案、參一句口頭禪;為了在禪堂裡面求開悟,走進禪堂就標榜一輩子不走出禪堂,以為這就是真正的禪和子,才是真正死心塌地參禪的人,這樣的佛教是不是與社會脫節?明朝、清朝以來的佛教的確如此。
清朝末年的中國人很可憐,八國聯軍攻打北京、瓜分中國,當時的中國人完全沒有地位、是最恥辱、最懦弱的,幾乎滅國。所有的中國讀書人為了救中國,興起向西洋學習的崇洋心理,他們一味認為中國傳統的東西都是要不得的、都是落伍、病態的,包括宗教也一樣。所以,他們提倡要打倒傳統的一切,最代表性的人物就是五四運動的胡適博士。因此,明國初年的讀書人大多數不信宗教,認為不信任何宗教才是了不起、才是站在時代的前端,所以佛教在民國初年時完全沒有地位,被讀書人瞧不起。太虛大師觀察到這樣的問題,他覺悟到如果照傳統的佛教繼續下去的話,佛教在中國發展的危機很大。所以太虛大師提倡「人生的佛法」,認為學佛的知見必須導引過來,落實在人間,積極入世、肯定人生的價值。
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特色
太虛大師警告說:我們提倡人生的佛法,要避免走入庸俗化、神秘化。
佛教原本是講「了生死」,可是中國佛教到了明、清時候卻把「生」給漏掉了,只注重了「死」。一個人學佛是否有成就,只看他往生那一口氣去得漂亮不漂亮,如果往生時不是很安詳、自在,就認為這個人一生都沒有成就。其實,把學佛的成就集中在臨終那一念,這實在是一種曲解,變成以方便取代究竟了。事實上,應該把人生的佛法落實在每天的生活,每天的生活當中從因果、三世業報來修持,天天功不唐捐,這樣才對。
太虛大師在民國二年提出三大口號,認為佛教必須做三種改革。第一是「教理」革命──教典理論的積極實踐。第二是「教團」革命──僧團制度的改革。第三點是「教產」革命──寺廟財產制度的改革。太虛大師提出這三大口號時才二十五歲,年紀輕輕就想改革佛教,所以老一輩的法師討厭他,就說:「我一聽到『太虛』兩個字就頭痛三天」。
在民國六十三年,尤其六十五年,我在台北和慈雲雜誌的樂崇輝居士以及一些大專學生成立了一個「慈雲服務隊」,當初是先有慈雲服務隊,而後再成立慈雲雜誌的,我是第一任的隊長。那時候我正好在五個大學──中興、東吳、銘傳、輔仁、淡江演講,每個星期都去一次,所以認識很多大學生。成立慈雲服務隊以後,每個星期天都一行一百多人到各大醫院去慰問病人,活動做得很大。可是當時的佛教思想沒有現在這麼開通,有些老法師看不慣這樣的作風,就說:「我一看到宏印就搖頭。」這就是說一種新的思想的提倡和帶動,有時候不容易讓人家了解和接受,太虛大師當時也是如此。
太虛大師於民國三十六年三月份圓寂,而那年的二月份他還在講「菩薩學處」,還在提倡「今菩薩行」,呼籲在今天這個時代要提倡菩薩行。可見太虛大師是一位有頭有尾、貫徹始終的思想先知先覺者,民國二年所提倡的思想,到了民國三十六年還是這樣提倡,提倡「人間的佛教、人生的佛法」。
我前面說過,台灣最近十多年來佛教很興旺、佛教徒眾多,「人間佛教」是最主要的推動力量。但是,今天我要提出一個比較嚴肅、需要思考的問題,我請問大家,什麼叫做人間佛教?人間佛教的本質在那裡?人間佛教有些什麼內容?所謂的人間佛教是不是佛教要跨出山門去做活動,佛教要現代化、社會化、大眾化,佛教要生活化、科學化,佛教要迎合時代,要迎合時代的社會性去辦慈善、辦救濟、辦文教活動,像這樣的社會性活動不斷地舉辦,這樣就叫做人間佛教了嗎?
太虛大師在四十五歲以後提出警告說:佛教有兩個值得憂慮的危機現象,第一個是「神化」,第二個是「俗化」。  太虛大師警告中國佛教界說:我們提倡人生的佛法、提倡人間的佛教,要避免走入庸俗化、神秘化。什麼叫做神秘化?佛教本來在人間,佛法應該滿足人間才是,結果學佛的人天天和鬼神扯不開,滿腦子都是鬼神的東西,這就是神化,失去了「人」間化的意義。人生的佛法、人間的佛法,面對的應該是人,雖然確實有鬼神的存在,但是鬼神也是六道輪迴的眾生,而且鬼神不如人間,人間才是最殊勝的地方啊!至於為什麼人間才是學佛最殊勝的地方,這個問題稍後再做解釋。
中國佛教本來提倡人間佛教,結果走入庸俗化了。什麼叫做庸俗化?諸如求長壽、求消災、求健康、求添福添壽、求發財,以這種關心個人吉凶禍福,功利思想的動機來學佛,就是佛教庸俗化的病根所在。事實上,佛陀的精神是菩薩的精神,菩薩的精神是慈悲喜捨的精神,而慈悲喜捨的精神就是犧牲小我,奉獻、服務一切眾生,絕對沒有為個人的吉凶禍福、功利的色彩去學佛。而學佛可以保平安、添福添壽、可以長得更莊嚴、事業更賺錢、這些當然沒有錯,但是這些只不過是人天功德罷了,不能將它當成佛教的最高本質。
「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間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佛陀是先知先覺者,佛陀是一切智者,佛陀是三界導師,佛陀是四生慈父;這麼偉大、這麼圓滿的佛陀,他的弟子們、他的信徒們如果庸俗化了,怎麼能夠顯出佛陀的偉大呢?佛陀人格之高貴,那一種聖賢的胸懷,堪譽為三界的法王。所以每個佛教徒都該深入佛法、把握佛法的重點。
那麼,太虛大師所推動的人間佛教,如何達成呢?簡單的說,需要三皈依、持五戒、行十善,然後發菩提心修六度波羅蜜。
太虛大師主張:士農工商,百行百業,各自在各人的崗位,扮演好各人的角色,堅定的來學佛;不必放棄家庭、不必擺脫社會,當下肯定自己的身分、肯定自己的事業,有慈悲、有智慧、有犧牲、有忍辱、有持戒,隨時從事於自覺又覺他的菩薩道。
以上所談的,都是有關太虛太師的部分,下期講印順導師的思想。◆
《中佛青》季刊第十期民國104年10月25日出刊

宏印法師語錄《2》

宏印法師語錄《2》         (103/11/29 講於正信佛青會)

◎新興教派者,不服傳統,自立門戶,當家作主,比較時潮,雖創新意,頗富實惠。
新興教派就是新的宗教,包括我們所說的附佛外道這些都歸類為新興教派。新興教派在美國與日本很多,新興教派的一個特色就是不服傳統,他們就是顛覆傳統、自立門戶當家作主,比較迎合時代的潮流。雖創新意他們有些新觀念頗富實惠。這些新教派的集團,信徒也好領導人也好,互相都有利益受惠所以才能吸引人互相照顧。

◎傳統宗教者,固守城池,處變適時,瞻前顧後,面對挑戰,思考變革,再展新局。
傳統宗教不只佛教、道教,包括一般的宗教,比較固守、比較誠實。佛教徒比較堅持保留傳統。時代一直在變化,為了適應時代,要有改革,傳統宗教的人會瞻前顧後。八至十年前,佛光山也好、法鼓山也好或者台灣的中國佛教會的學術講座,題目常常會繞一個主題探討:「傳統與現代、傳統戒律與現代的探討、佛教的倫理傳統與現代的探討等」這種的學術論文還不少,都有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形容說面對新時代的挑戰變革再展新局,傳統宗教要去面對新的時代。這方面依我的講法,宗教用兩個觀念來思考「宗教的本質、宗教的形式。」本質是內在;形式是外表。宗教的本質,佛教來講本質不能隨意改變。佛教信因果、信業力,佛教講無常觀、無我觀,這個不能隨便的改變,這就是佛教的本質。佛教的戒律根本戒也是佛教的本質。其他適應環境的小小戒,尤其是宗教的儀軌。譬如說拜懺的儀軌、水陸的儀軌,關於神鬼的部份就要好好的思考有些改變?因為以後的新人類對於傳統宗教的儀軌,像做一個法會就要三天七天,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常常動不動就是三天七天,沒有那麼多時間面對,未來要有一些新的適應。

.南傳色彩:務本歸原、純樸平實、應機設教、隨義隨治。
喜歡看書的人,推薦一本法鼓山出版淨海長老所寫的「南傳佛教史」。我寫了幾句話叫務本歸原。本是根本的佛教、原就是原始佛教。務本歸原、純樸平實、應機設教、隨義隨治。意是第一義悉壇,治是對治悉檀。第一義悉壇比較了義的意思,在阿含經來看是這樣。四阿含裡面所講的道理尤其在雜阿含來看是比較這樣。對治悉檀就是對治法門、對治眾生的煩惱習性及四攝。說他純樸平實,舉一個原始佛教和阿含經的佛陀觀來講,佛陀觀是人間的佛陀,佛陀是人間的人。後期大乘佛教講佛陀成佛在天上,色界最高的第四禪:摩醯首羅天,佛在天上來人間是應生化身的,佛的真身是在天上成佛。這就是後期大乘的說法,學術界的形容詞叫做理想化的神格、理想化的佛陀觀。

部派佛教以上座部及大眾部的講法:上座部說人間的佛陀還是人,也是會老會生病、肚子會餓也要睡覺。這樣的肉身、五蘊色身,佛陀的身體跟我們是一樣的,叫做有漏的佛陀觀。大眾部說來人間的佛陀,身體會老化、會生病這是示現。佛的真身是金鋼不壞之身,不必睡覺,金鋼不壞之身是無漏的法身、無漏的佛陀觀。我們形容說阿含經的觀念比較純樸平實,以佛陀來講就是這樣。他修四念處的法門,修行重視八正道與四念處: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這個講的都是人身體上的現象。是我們的身心即五蘊包括導師的書常在講,佛法從現實身心出發,所以南傳佛教,比較這樣。

.漢傳色彩:判教會通、大小兼融、禪淨教密,方便多門
漢傳的佛教,就是中國的佛教。中國佛教在宋朝以後明朝以來,這些水陸法會拜懺方便法門很流行,方便多門。這些東西在印度早期佛教是沒有的,來到中國跟中國的祖先崇拜結合在一起淵源流長。說漢傳佛教判教會通,因為佛教來中國的時候大乘小乘是一起進來的,很長喔。當年印度的佛教來到中國,佛陀已滅度五百年,五百年後才來到中國。那個時候是大小乘一起進來。比較有根據的是那時候有兩位高僧,一位叫安世高,他所翻譯的是比較小乘經典;另外一位叫支婁迦讖,他所翻譯的都是大乘經典。在他之前聽說有四十二章經,四十二章經更早就傳過來了。讀起來都像阿含經的片段摘錄下來的。現在看的四十二章經都是阿含經裡面片段片段摘錄下來的。中國佛教面對印度來那麼大量的三藏經典、經律論、三藏十二部等,中國人要消化這麼多的佛經翻譯,因此中國古德對這麼大量的經典就把它分類整理組織,這個工作叫做判教。像天台宗叫「藏、通、別、圓」、華嚴宗叫「小、始、終、頓、圓」。天台華嚴之前就有高僧在判教,中國人的判教不只天台華嚴而已。

天台智者大師出現之前,已經出現過好幾個高僧對印度大量的佛經進行歸類整理,那個契機那個契理。研究中國佛教的判教是蠻辛苦的一件工作,透過判教的會通,中國人對大小乘的態度,基本上是大小兼融。那麼修行到了唐朝以後,變成禪宗跟淨土,講「信、解、行、證」。天台華嚴是理解教理的。行是禪宗跟淨土,參禪和念佛。還有密教後來傳到日本,傳到日本之後,中國的密教在漢人的地區不怎麼流行。尤其明朝以後,因為元朝蒙古人來當皇帝的時候帶進來的密教傷害中國很大,所以明朝的皇帝起來以後有點打壓密教,密教就停留在西藏、青海、蒙古成為密教的活動區。進入西藏發展成為政教合一,政治跟宗教結合。法王是國王、國王也是法王。達賴喇嘛就是國王,他同時也是法王成為政教合一。現在中國大陸政策是把他區隔。如果達賴可以回西藏,他也不可能是國王,頂多是宗教的領袖、宗教的法王。達賴目前在印度,他也這樣做。印度有一個地方給他住,哪個地方很大也很不錯,他政治的領導行政權也交出來了。

藏傳色彩:隨方應俗、融攝天乘、世間悉檀、方便儀軌
再來是藏傳,我形容它為隨方應俗、融攝天乘、世間悉檀、方便儀軌。儀軌就是曼陀羅,為何稱它為隨方應俗?密教是後期宗派,在印度來講是後期的宗教。它與婆羅門教結合,密教與天乘結合,主張修天色身。一個叫悉地成就、金鋼不壞之身。這個在導師的書也有提到,導師把它判為世間悉檀。我用世間悉檀是以導師的看法來看。佛教有四種悉檀:第一悉檀、對治悉檀、為人悉檀、世界悉檀,意思比較方便法門。現在不能稱小乘,要稱聲聞乘。聲聞乘比較偏於自證,急於證果,戒定慧三學俱足。

聲聞乘的人悲願雖然比較弱,沒有像菩薩一樣發悲願,但是證到阿羅漢的無餘涅槃,無餘涅槃就無生,所做已辦不受後有。菩薩乘為悲深願廣,像觀音菩薩、地藏菩薩悲深廣大,忘己利益眾生。大智度論有提到,修行有三種人,第一種人只求自利、第二種人自利又利他、第三種人但求利他不問自利。上品人是但求利他不問自利,這種是菩薩行。這個很不容易,所以說大乘是六度齊修,福慧二足。

◎當今各國佛教現況,宗派繁多,立義紛歧,魚目混珠,競擅其長,幸具眼者,其慎選之。
當今對各國佛教的現況(這是我的看法僅供參考),宗派繁多,像南傳、藏傳還有日本佛教。日本佛教本身教派就很多,像日蓮宗創價協會、立正佼成會。日本的新教派勢力雄大、立義紛岐,魚目混珠好壞不容易分,把魚的眼睛當做寶珠。競擅其長,大家都是透過推銷包裝很能宣傳各自的優點。我寫一句話:幸具眼者,其慎選之。

下面這些也僅供參考,如果給別人看有人不喜歡就不好意思了。
.印順治學:抉擇、辯異,重求真,純正性。取拾中有傳承。
印順導師的治學,我的看法是抉擇性很強、辯異,中觀就是中觀,唯識是唯識。中觀和唯識有不一樣的地方,唯識講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唯識講空,空來空去只是空掉遍計所執性,依他起不能空,圓成實更不可空。所以唯識學被形容為他空派。那麼中觀叫做自空,世俗諦唯假名,勝義諦畢竟空,畢竟空一切皆空,沒有一個不能空的,所以叫做自性空,當下諸法皆空。

如來藏也是一樣,空掉客塵染污的貪瞋癡煩惱。如來藏證悟了本性清淨、俱備了常樂我淨的涅槃功德,可空不可空?不能空,所以如來藏與唯識被形容為他空派,一個可空,一個不可空。空即是空是它的一方面,另外一個是不能空的,轉污染為清淨,轉識成智的時候,智不能空。所以導師的學問善長於辯異,重求真,探求佛法的真實。所以導師在他的著作裡,他沒有因為你是祖師就對你客氣。祖師留下來的著作他照樣抉擇、取捨,做了一些評判。導師表現的是佛法的純正性,取捨中有傳承,導師這種研究態度是導師自創的嗎?他有他自己的見解嗎?

我以前常去看導師,導師有時講啊講:「我寫了那麼多,也不過把古人的整理一下,根據古人的把它寫出來…」言下之意,他所寫的都是有根據的。他雖然有批判,有取捨,但他所講都是有經論根據的。所以我形容他取捨中有傳承根據,他這種態度一貫如此。你看讀印順導師的書,不會有我修到什麼境界,這種我修到什麼境界是一種各說各話,沒有根據的話。那些新興教派喜歡吸引人說他證什麼果,有什麼根據?你先講根據啊,所以導師的治學態度是先以經論做根據,然後透過經論,再對祖先的經論批判。祖師也算有修的人啊,但祖師修的算不算佛陀的境界呢?對導師來說都是抱存疑態度?就是這樣,所以我寫過一句話:「直從經論探消息,不依祖師作別解。」我講了這些話,結果有一位書法家把我的話寫出來,用裱畫把它裱褙起來,掛在我的海印精舍牆壁那裡。我不好意思,他要這樣寫就讓他寫。所以有人來海印精舍,拜佛完起來就看到那句話:「直從經論探消息,不依祖師作別解。」這是印順導師的治學態度。

.聖嚴治學:會通、圓融,重求善,和諧性。傳承中有涵容。
聖嚴法師的書我看很多,他把他所有的著作送一套給我,我就打聽法鼓山他所有的書精裝本買起來要多少?結果要二萬多元,我趕快劃撥二萬多過去供養。後來我見到他的徒弟,他說:「師父送書給你,知道你又劃撥二萬多元過來,有點不高興。你為什麼又劃撥錢來?」我說:「不好意思,法鼓山正在建設,一天到晚都在花錢,都沒有幫忙,還讓你們送書。阿彌陀佛!」

他的書我覺得比較擅長會通和圓融,重求善和諧性。聖嚴法師講的都有傳承喔,傳承中有圓融。所以聖嚴法師所展現的是比較涵容。他的批判性、取捨性不強,他比較八宗共弘,像四十二章經講記、八大人覺經講記、普門品講記、地藏經講記等。導師如果講這些他的批判性就比較強。

.佛光山風格:方便、隨宜,重求美,多元性。圓融中有新意。
佛光山我給他的寫法是這樣:給人方便、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信心。星雲大師他是很隨宜。為什麼我說他重求美,因為他們蓋的道場都講究莊嚴美妙。現在佛陀紀念館所展現的是雄偉,雄偉也是大格局的美。佛光山辦活動是很多元性的,圓融方便多門。所以我說他圓融中有新意,他們辦活動很有創意他們很能趕上時代潮流。

.慈濟風格:勸善、濟苦,重求福、公益性。慈善中有巧慧。
慈濟的風格我形容為勸善、救濟貧苦,比較重求福。重求福指一般的慈濟人,證嚴上人跟慈濟的菁英份子不至於,他們都是很有智慧的。大多數參與慈濟的人,比較認同勸善、救濟貧苦公益性。我形容她慈善中有巧慧,善巧的智慧。所以慈濟辦大學、辦醫院,用的人才水準都很高。

這樣看起來我們印順導師是曲高和寡。清流是清流,思想正知見是沒有錯,但是門前冷落。導師比較淡泊,對比之下顯示印順導師的為人風格。其他我不敢說我說的很恰當,導師是為求法的純正性,一輩子耿耿於懷、不會妥協。他不會為了人多、為了信徒多、為了錢多道場能大,好像要妥協一樣。這對印順導師來說是不可能的。阿彌陀佛!

宏印法師語錄(1)

宏印法師語錄                               宏印法師講於正信佛青會103/11/29

 

今天先印一張語錄供各位參考。我會想這些話,就是有人都會問我,那我們要怎麼回應呢?

◎民俗的神教信仰,有人乘的忠孝節義,有今世福祿壽的追求,富保身安家的功利色彩。較缺個體生命的自我淨化、較少生命終極觀的探究。此指一般人而言。

台灣民間信仰的活動:媽祖、城隍爺、關公是不是越來越熱鬧?你們有沒有那種感覺?我們嘉義有一個廣場很大,每個月都有這些廟會的活動。有聽過南鯤鯓嗎?廟會在南鯤鯓辦的活動非常盛大、非常熱鬧,祂有一個金子打造的玉璽,非常的大聽說要上億。媽祖的金身也非常的大,台灣民間的拜拜還算蠻興盛的,所以這是第一句。

有人問我,你們信佛的如何看這些民間拜拜信仰?我說祂有人乘的忠孝節義,有今世福祿壽的追求,富保身安家的功利色彩,有功有利益的追求。依佛教人乘來說,會講到五戒十善,他們倒也不一定講五戒十善。想拜關公的人,他們就很重視忠與義,也有他們的道理。以佛教的觀點來看,比較缺少個體生命的自我淨化,像佛教說要熄滅貪瞋癡提升智慧。他們比較沒有修禪觀來觀照自己,較少生命終極觀的探究,終極觀就是對生死問題的了解。

中國人對生死問題不怎麼探究,其實受到孔子一句話的影響很深。孔子說「不知生焉知死?」不止孔子連莊子也說「六合之外存而不論。」存而不論意思就是擱置。古時候稱六合就是東西南北上下,也就是宇宙的意思。六合之外就是人類的經驗以外,很抽象的。人類的生活、環境,比較沒有辦法經驗較玄妙的。所以古時候的人對於比較沒有辦法經驗到和探討的就稱為「玄學」。西方稱「形而上學」像永恆的問題這種終極觀,宇宙的真相是什麼?生命的真相是什麼?生跟死的真相是什麼?中國不是沒有這種思想,在商朝的時候就有了,中國是講天地人。商朝之後是周朝,周朝有東周和西周,在文王和武王的那個時代天道的思想還很發達,講天地人。孔子的時代就把它拉回遠離天道,因為這個不容易了解。天地人重盡人事,中國文化從東周以來就傾向現實人生、今生今世的追求,所以中國人講不朽,什麼是不朽?「立德、立功、立言」為永恆的價值觀。但是西方希臘哲學一開始就不同,二千多年前希臘哲學的人對於宇宙開始是什麼?生命的起源與宇宙的起源是什麼就充滿好奇。西方哲學一路以來對這些都一直在探討。

◎西方一神教的信仰,將今生造作的善惡成敗,歸因天主的安排,並祈求神的救贖而得永生。有天乘理想信願,但流於靠神力而缺自力自覺。

西方一神教的信仰,一神教是指基督教、天主教包括穆斯林創造神叫做一神教。台灣民間的拜拜叫多神教,印度的婆羅門教也叫多神教。印度宗教學有一個稱呼叫做交換神教。印度人信一神教也信多神教,他的創造神有時會換人做就像天公換人做,印度人就有這種觀念。基督教與回教只信一神,其他則視為邪魔。因此基督徒對台灣拜關公、媽祖是不能認同的,比較極端的基督徒是比較排斥其他宗教的。一神教的人,把人一生中的成敗善惡都歸於天主的安排。並且祈求神的救贖而得永生。有些神父或牧師常去監獄佈教,有些重行犯都信基督,牧師會幫忙禱告和洗罪:「主啊!我主耶穌上十字架替我洗清我的罪幫我贖罪,我得到上帝的寬恕、免我的罪,我虔誠的信基督,我不必落入末日的審判可以得到天堂的永生。」我們這輩子造做了多少的罪惡,最後只因為受洗洗清你的罪孽,神會寬恕你、你會得到永生。他們把自己的善惡成敗歸於天主的安排,這樣他自己不用背負因果。所以我把它寫成由於靠神力而缺自律自覺。我們佛教信因果,這個世界這個社會是好是壞是我們大家的共業,還有個人自己造作的別業。我們把一神教歸於天乘,他有天乘的理想,信我得永生所以有天乘的色彩。

◎無宗教信仰者,有的終其一生順乎自然,不究生死真相。有的傳宗接代、光宗耀祖、流芳後世。

再來無宗教的信仰者,有的終其一生順乎自然,不究生死真相。不去想生死這些事,不想以後有一天面對死亡要到哪裡去?不會很認真去思考這個問題,所以形容他為順乎自然。就像孔子講的「不知生焉知死」這種態度。中國就發展祖先的崇拜,中國文化的主流在祖先的崇拜,有的傳宗接代、光宗耀祖、流芳後世這就是孔孟的儒家思想。

◎科學主義者,於生死真相及意義,前仆後繼,尚無定論;輪迴或永生,持保留態度,面對死亡,有唯物論的色彩。

第四個科學主義者,現代受科學教育的人,相信科學,對於生死的真相及意義,我形容他們是前仆後繼尚無定論。科學家也在研究但是到現在還沒有結論。因為科學不斷有新的發現,對佛教所講的輪迴、基督教講的永生基本上他們比較持保留的態度,懷疑的保留態度面對死亡。覺得這些科學主義者有唯物論的色彩。認為人死了塵歸塵、土歸土也就煙消雲散,就跟佛教所講的斷滅論一樣死亡,一切就沒有了,沒有明確提出一個死了之後的問題。所以我寫這些僅供參考。

[宏印法師講演集] 連載

太虛、印順的人間佛教思想                        ◎宏印

人間的佛教是肯定人道的,肯定人對生命的自我覺悟,這種自尊、自力、自覺、覺他,是人間佛教的根本精神。如果佛教只是那種寄託的佛教、依賴的佛教、祈求的佛教,學佛只學到寄託、依賴、祈求、迷失、找依靠,這都喪失了人間佛教的特色。

近十年來,台灣的佛教有了相當的進步與發展,學佛風氣相當的興旺,實在令人欣喜。依我看來,近十年來台灣佛教能有這樣的成績,如此的興旺,其主要的推動力量就是「人間的佛教思想」。

我是民國五十四年,在台北縣樹林山佳吉祥寺出家,那是藥師佛的道場,全寺都是男眾。那時候我才十七歲,由於當時社會的偏見,因此,我剛當沙彌時出門都很害羞。每次下山到板橋買米、買油,我都是走路下山,然後搭火車到板橋;買好兩罈油就挑著上火車,下了火車再挑著回到山上的吉祥寺。在我去採購油、米的途中,經常有一般民眾用好奇的眼光來看我,也經常有人竊竊私語道:「這孩子的家裡難道已經沒有其他親人了嗎?怎麼那麼可憐,小小年紀救出家了?」為何我要說這些話?因為二十年前的社會民眾普遍認為,只有走投無路、厭世、消極的人才會去出家。然而二十年後的今天,不但我走在路上可以抬頭挺胸,而且常常有不認識的人向我問好,可見現在出家人很受尊重,與二十年前截然不同。我自己是這樣走過來的,很清楚這段期間的明顯改變,完全都是「人間佛教」的弘揚,在台灣有了相當的成就。

佛教思想在中國

中國佛教是大乘思想,但是二千年來,仍舊比較趨向於出世,這是為什麼?

大家想想看,佛教已經二千五百多年的歷史了,在古時候有沒有人提倡「人間佛教」的思想?還是最近才出現「人間佛教」的說法?這是很值得我們去研究、瞭解的。

我們知道二千五百多年前佛教出現在印度,那個時候的印度宗教界,婆羅門教或者沙門團,完全是一種厭世的思想、出世的思想。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出現在這樣的厭世時代,為了契合當時印度人的根機而發展出來的法門就是趨向厭世、出世的小乘法門。而佛教是在二千前傳來中國的,當時的中國已經是一個高文化的社會,本身已經發展出孔、孟、老、莊等許多不同的學說思想,而這些思想又以孔、孟的儒家思想為主流。儒家的思想是士大夫階級的文化,完全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這種入世思想,是追求太平盛世、世界大同的想想,所以中國的知識分子自古以來都以儒家孔孟思想為中心。而佛教文化傳來中國之後,二千年來仍舊是比較趨向於出世的思想。這句話可能有人不同意,因為,中國佛教是大乘思想,既是大乘思想,就應該入世才對呀!怎麼會是出世的思想呢?關於這一點,我願花些時間來加以說明。

民國四大師

虛雲、印光、太虛、弘一法師等四位高僧,是公認的民國四大師。

清末、民初,中國佛教出現了四位大師。

一位是禪宗的虛雲老和尚,享年一百二十歲才入涅槃。他一生的德行、修持和他的精神感召,使那些曾經敗壞、衰廢的叢林在他手上振興了十數處,在他身上發生的許多不可思議的感應事蹟也是人盡皆知,他不愧是近代禪宗的一位高僧。

第二位是淨土宗的印光大師。現在,台灣佛教修淨土宗的人很多,大家都知道印光大師,印光大師的德行、修持、感受,尤其是印光大師的文抄精華錄影響了全中國唸佛的人。由於他的演講通常較嚴肅,加上鄉音重,所以聽講的人並不熱絡,但是他的文筆很好,受他的德行感受及受他文抄感化的人很多,也是一位相當有成就的大師。

第三位是律宗的弘一大師,俗名李叔同,未出家之前在教育界、音樂界、藝術界是一位有名的學者,享譽全國,佛教現在流行的「三寶歌」就是他譜的曲。弘一大師出家以後,他的德行、修持、成就,堪稱是一代高僧。

虛雲老和尚、印光大師、弘一大師,這三位高僧大德在中國佛教界,在佛教徒的印象中,都有相當的認識。然而在我的印象中,一般佛教徒對於民國四位大師當中的太虛大師就認識不多了,更不知道太虛大師的思想特色在哪裡。

太虛大師十六歲出家,他雖是一代高僧,但是比較沒有那些不可思議的感應事蹟,示現出什麼修持境界啦、不倒單啦、入定多少天…等之類的事情,所以大家並不知道他的思想在哪裡。還有一個很大的麻煩,就是太虛大師動不動就說要改革中國佛教,所以,當時太虛大師在中國大陸有個外號叫「革命和尚」。

太虛大師出生於清光緒十五年,於民國三十六年三月十七日在上海玉佛寺圓寂,享年五十九歲。大師在世只有短短五十九的時間,但是他一生的成就、貢獻,他在學術上的地位,他思想的先知先覺,他對中國佛教的改革思想,是有目共睹的。二千年來的中國佛教,第一位提倡人間佛教、人生佛法的應該就是太虛大師。二千年歷史的中國佛教,南北朝的佛教、隋唐的佛教、唐宋的佛教,歷代高僧大德當然也有人間佛教的思想,也有人間佛教的特性,但是,開門見山、單刀直入,特別標榜人生佛法、人間佛教的人,不得不推崇太虛大師;這個事實,可以從研究中國佛教歷史而得知。

民國以來的高僧當然不只四位,而印光、虛雲、弘一、太虛,四大高僧則是公認的「民國四大師」。

太虛大師五十九歲時,因為中風而圓寂,火化之後,不可思議的竟然燒出三百多顆非常漂亮、透明、閃閃發亮的舍利子,而且心臟燒不壞,這才是神奇又稀有。大家要瞭解,必須是菩提心成就、大悲心成就者,才能心臟不壞,而他的悲心、願力也印證了他的思想,所以我今天要介紹兩位大師,一位就是太虛大師,還有一位是印順導師。如果是十幾年前可能不太有人知道有一位印順導師,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很多佛教徒都知道佛教慈濟功德會會長證嚴法師的師父就是印順導師。印順老法師在民國十九年出家,當時二十五歲,今年已經八十四歲高齡了。(編按:講演集收錄時間於民國77年)(待續)

(本文節錄自《宏印法師講演集》,2009年,海印精舍印行)

宏印法師 簡介

台灣高雄人,1949年生,十七歲出家於台北吉祥寺續祥長老座下,服兵役後,於慧日講堂、福嚴精舍親近印順長老約有六年,曾禁足獅頭山元光寺潛修。先後歷任六所佛學院教師,曾任佛學院教務長及院長;創立中華佛教青年會,並擔任第一、二屆理事長;曾任財團法人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現為海印精舍住持、自在講堂住持、慧日講堂住持及中華佛教青年會創會會長。

著作:

《怎樣讀妙雲集》-正聞出版社

《海印文選》-海印精舍印行

《佛教人間關懷的向度》

《宏印法師講演集》-海印精舍印行

《人間比丘之路》宏印法師訪談錄-國史館印行

 

禪法的面目與演變

93.1.3 宏印法師

大家看到此簡單的講稿,是前幾天請大惠法師打的,也是我此次演講的重點。台灣近幾年來禪修風氣很盛,實是好現象,所以我講了這個題目。學佛或探討佛法是要去實際體驗;世界上的宗教很多種,尤以佛教特別強調佛弟子要身體力行,要投入、修行、修持、修證;佛教的性質不是僅有信仰、也不是做學問而己。多年來看到台灣禪修的風氣這麼盛,是一件好事,而我本人在陪大家打坐時,因時間關係,很少有完整的七天、十天或一個月,也很少辦這樣的禪修,當然也因沒有大的道場。前幾天臨時去新竹福嚴佛學院,近中午時分,先至法源寺看寬謙法師,因好久沒去造訪,寬謙法師帶我參觀其道場,見到後面的禪林,真是不錯,環境設備及場地比緬甸、泰國更為理想。這裡的禪修,因法師很用心有計劃的聘請禪師指導,加以法師為人樸實,又親近印順導師思想,非常值得大家前往參加,在此特別向大家推薦。明年導師百歲嵩壽,法源寺也將舉辦一系列祝壽活動,包括弘法講座等,法師笑稱我自投羅網,也安排我一場講演。

所印發之講稿有共世間禪及出世間禪二大綱要,其中出世間禪的「小乘禪」、「大乘禪」字眼,易引起南傳系的爭議,請大家將其刪去;中國禪係因有大乘經典才發展出來,受大乘經典的影響很大,是故如不了解大乘經而談中國禪是一缺點。南傳禪以清淨道論為主,四阿含經的精華也在清淨道論內。真實阿羅漢隨緣度眾,也很積極。而原始佛教的阿羅漢重出離,修到阿羅漢果又稱無學,是所作已辦、不受後有;但大多數的阿羅漢所給的印象是較不積極的,所以大乘才苦口婆心勸其回小向大的。如不回小向大,則入無餘涅槃,不再續行菩薩道。這種阿羅漢,不發菩提心、不嚮往佛國,符合小乘的境界;故如學南傳而停留在阿羅漢的無餘涅槃,滿足在其境界果位上,我稱其為小乘原因就在此。

共世間禪之禪修法門在佛陀未降生之前,古印度就有如此修持法,非佛教才開始有,這是常識,即一般所稱四禪八定。成佛之道中有一偈頌:「能發真慧者,佛說有七依」,能引發真智慧(無漏慧)是七依,即七種禪定。七依是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即從八定中除去非想非非想處定,阿含經也肯定這七種次第的定,這是屬正規禪定境界的定。

至於傳到中國之祖師禪,不講究打坐入定,是另一階段的發展。講稿中簡要列出初禪五支:尋、伺、喜、樂、一境性。尋、伺是覺觀;二禪第一作用消失,沒有尋只有伺;三禪則無尋無伺,很快樂,係觸覺樂;四禪稱不動定,喜樂感覺沒有了,是寧靜的定。大家修行還是要由第一段開始修,由初禪實實在在修習尋、伺、喜、樂、一境性;一境性是心與境相依相應,南傳禪如緬甸、泰國也強調修行次第,要有實際的近分定、近行定再進入初禪定;佛教也是肯定共世間禪及出世間禪,但佛陀不鼓勵修到第八定,因微細思維不現行之非想非非想定,心太微弱,不起觀的作用,而禪定目的是有止有觀,觀是要有念頭、思維才叫觀。另有一種定稱滅受想定,又稱滅盡定,是三明六通大阿羅漢所入之定,不是非想非非想定,也不是四禪定或無色界前三種定,滅受想定是受、想、行、識之受、想消失了,又稱滅盡定。

出世間禪中的南傳禪,特色是次第明了漸入:十遍處觀即觀地、水、火、風、青、黃、赤、白、空、識,或稱十種一切處觀。界分別觀即地、水、火、風四大。安般念即數息觀。四護衛禪是死隨念、不淨觀、佛隨念、慈心觀,南傳很強調此種修行。還有四念處—觀身、受、心、法。七清淨道次第是清淨道論的總結,七個項目如下:1.戒清淨,2.心清淨,心要調柔軟、柔順,粗煩惱降伏但細煩惱未斷,3.見清淨與4.度疑清淨是知遍知;見清淨是通達確認名法、色法;名色即五蘊-色、受、想、行、識;佛教講一切法即名色,離開名色無一切法可得;度疑清淨是不疑佛、法、僧、戒,即四證信,是四種清淨的信心建立在佛、法、僧、戒。佛是解脫的聖者,人天導師,法是善道、清淨道與非道都不猶疑了。5.道非道智見是度遍知,是初果,也是北傳所說見道位;八正道的正見即是法眼清淨。6.行道智見是斷遍知,即修道位;證二、三、四果;四果阿羅漢永斷貪瞋痴,即7.智見成就。三十七道品中,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與七清淨是匯通。阿含經中佛陀提到八正道、七覺支比七清淨還多。七清淨是出自七車經,敘述國王以一部車換一部車,終於很快到達目的地,來譬喻修行戒清淨成就,心清淨成就,乃至智見成就。南傳法師帶禪修多以七清淨為主,強調次第,是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次第漸入是依三法印而入,故清淨道論的七清淨生滅隨觀智很重要。從知遍知、度遍知到斷遍知,行道智見出現止觀的觀,觀智要切入生滅隨觀智。何謂「生滅隨觀智」,即是證悟緣起的生滅,是聞思修的體驗。有一句偈:「若人生百歲,不聞生滅法,不如生一日,得聞生滅法」,這是要相當修行,要徹悟緣起生滅無實性,才能真實契入,請大家去體會。如阿含經的生厭、向捨、離欲,成佛之道也有提到,都是相通的,解脫道出離心是要這般的。我以為南傳四念處、七清淨的禪修,較為穩當、明確、可靠、有次第且微細,如有出現禪相及身心感受變化,在小參時,可依分配時間與師父對話,獲得指導。大家要找時間多參加七日、十日或一個月的禪修,台灣南傳系禪修近二、三年很流行,喜禪修的人也多數會選擇此法門。

講稿中談到北傳中國禪有A、B、C三項,A項般若禪,華梵曉雲法師的書就稱般若禪,B項如來禪、C項祖師禪兩者較近中國禪,尤以祖師禪特顯著。南傳系批評北傳中國禪修法門斷層,稱四念處、七清淨道論未傳到中國,對此讓我特別去注意中國禪史的發展。印順導師因為胡適先生指六祖壇經是偽造非六祖遺物,引發各方爭辯且成一懸案,故以中國禪宗典型人物寫了中國禪宗史,本書精彩深入,學術地位高,也因此書獲得日本文學博士學位,但描寫之時空範圍較小,只由菩提達摩寫到六祖惠能。印度佛教係自東漢末年傳入中國,最早翻譯佛書者有安世高及支婁迦讖譯之方等般若大乘經,安世高係安息國即現伊朗可能是巴姆人,翻有小乘禪史等等;中國高僧傳第一集梁朝慧賈寫的,有一篇是習禪篇,收錄禪修有成就者,第二集續高僧傳,唐代道宣著,就將天台智者大師及其老師慧思放在習禪篇,沒放在易解篇,又如三論宗裡屬高僧者均尊稱禪師,與天台宗同,絕大多數將高僧放在習禪篇內,這說明菩提達摩未到中國時,古代禪修已盛。高僧傳也提到數、隨、止、觀、還、淨,天台智者大師將其收集整理後,稱為六妙門。意思是菩提達摩這系之外的人,也是先修習數息、安般念,古時高僧傳記內記載印度來的高僧指導人修行,多數也修安般念、數息觀或是不淨觀或念佛觀。念佛禪是念佛的,中國大陸北方如龍門等很多石窟,非為藝術而藝術,小窟洞是修行人住的,白天去觀大佛像,晚上在自己小窟洞或觀想自雕的佛像修行,石窟的大小佛像都是觀想用的,新彊一路來的窟洞都是如此發展出來,所以西元一世紀,大乘佛教開始雕佛像以觀想佛像來修的法門,是在初期大乘時候流行出來的。

除數息觀、不淨觀之外,另有五停心觀,貪愛修不淨觀、瞋恨心重修慈悲、愚痴者修緣起觀、界分別治我執我慢、持息觀治散亂。禪宗初祖菩提達摩、二祖惠可、三祖僧燦;前三祖默默無聞,還躲躲藏藏,受到打壓排斥。到四祖道信才有幾百人共修,而後開始興起。五祖弘忍也提倡念佛參禪,到六祖惠能反而沒有念佛直接以金剛經指導修行。講稿中般若禪直觀空性,中國禪重頓悟頓入,但大家不要隨便誹謗中國禪,或是學南傳禪沒幾天,就批評中國禪。

中國禪受大乘經影響,如三論宗、天台宗稱圓頓止觀,直接頓悟,頓悟並非一無是處。大乘經分兩系,一是中觀般若系、一是真常如來藏系,龍樹菩薩著大智度論是中觀般若系,說明了常是一邊、無常是一邊,生滅、不生滅各是一邊;要不落兩邊,直觀空性,直觀般若。我的體會是直觀空性為利根的人,如無聞思基礎會落入偏空、外道,故大乘不好修。龍樹中論稱學空的人,有如抓毒蛇未抓著,反被毒蛇所害的譬喻。一、般若禪直觀般若空性,接近中觀不二性空,這是正確開悟,也接近唯識根本智,故如自己無聞思基礎,沒有次第,不善契入,要尊重不要隨便否定別人。初期大乘經典所引導的般若止觀接近阿含,如迦旃延尊者不喜聞無常、苦、無我,要聽不落二邊的勝義禪,是離有、無二邊,由緣起中道契入的典故,各位知道,佛陀初轉法輪,度五比丘,首先開悟者是憍陳如尊者,他說「一切集法,即是滅法」,集法是有為生滅法,悟入的人,當下就是不生不滅的無為寂滅性。二、如來禪,菩提達摩禪以理入、行入修習,四種次第為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楞伽印心,藉教悟宗,類似神秀漸修。神秀偈有「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到此階段禪稱如來禪,仍重經教,以經典印證。理入是眾生清淨心是本來具足的,只因被客塵煩惱遮住,行入如報冤行,指經常處於逆境的人,覺得欠人太多要償還,故修此行;順境者修隨緣行;無所求行要觀想起心作意,所求皆苦,無求才能解脫;稱法行是不起作為,無功用不作意,依法相稱,境界更高。

顯示禪被中國化的祖師禪,是中國禪最大特色,又不立文字,由歷史演變來看,有欲為脫離經教的傾向。但各位切勿誤會,其實祖師禪的禪師經教聞思基礎都很好,但非正量,成就者要超越擺脫經典文字。在六祖壇經裡,惠能大師即指,直了本心,見性成佛;印順導師在中國禪宗史述及中國禪深者見深,淺者見淺,同是禪師,體會境界顯現出來不同,有的可能較契入般若中觀,有的接近真常如來藏。故說中國禪屬大乘禪,受大乘經典影響極大。大乘經略分二種,其一、真常如來藏經典,其二、般若性空經典。真常如來藏經典強調自性清淨心,自性清淨心在禪宗被解釋為明心見性之見性,是本性、是自性、自性是清淨心,心即佛、佛即心,即心是佛,都是一致的清淨心,是我們的本心,是我們的佛性;所謂見性,是悟入佛的清淨心,佛性個個具足,不假外求,禪宗突顯此觀念。大乘的般若經則講法性,不講佛性,法性、法空性、平等性、真如性、無差別性、諸法實相稱法性,故稱般若禪。祖師禪則轉入佛性去,講稿中有臨濟棒喝、曹洞默照,一花開五葉,各有特色等。又如法眼宗其開山祖師清涼文益禪師,唐朝人,曾在續藏經有一篇短文,指稱禪門有十種弊病,仍且重視經教。臨濟宗則不立文字經教最徹底,但心是慈悲的,手段是霹靂的,以為真正的禪不假思維造作,不落思量造作,如一落入思量造作,就相對落入能所對立的思量,即非禪,所以有當機棒喝而證入,或有人挑水、劈材、聽人對話等等而開悟的公案,故對禪史之流弊要去探討了解其原因,而非隨意批評。

悟的層次也有多關或破三關。宋朝之後稱悟有大悟小悟,禪宗如此展現多樣化面目,與歷史文化、眾生根機,種種背景有關,仍是因緣所生法,是緣起的,是種種因緣展現的文化現象。昨天收到聖嚴法師一本默照禪的書,法師飽讀經論,雖屬默照禪,與曹洞宗仍有異同。曹洞默照苦口婆心、綿綿密密、細心苛護、叮嚀吩咐,與臨濟直接、潑辣、銳利不同,一個如母親慈愛,一個如父親嚴厲,各有相異宗風。祖師禪曹洞默照,不立文字,不落言詮,一色一香,無非妙諦,揚瞬眉目,挑水搬柴,行住坐臥,當體即道,處處皆禪,眾生當依各自根機契入。最近閱讀「禪詩三百首」一書,寫出歷代居士、高僧開悟的詩,我已挑出最精彩廿八首,請人繕打,下次印送給大家分享。如有首比丘尼悟道詩:「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牛頭嶺,歸來我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大惠法師曾說過,雖大小乘同時進入中國,但小乘阿含經則比大乘經典較不流行,其一之原因,可能是大乘經典翻譯的詞句很美,如維摩詰經、法華經等,而小乘經翻的則較艱澀。介紹大家看「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一書,如蘇東坡命運坎坷,被貶至海南島等,而後寫出那麼美的詩詞。

如來藏自性清淨心與老莊玄學融合,比較明顯例子是牛頭山法融法師稱情與無情同圓種智一說,但花草樹木是依報,如何同圓種智?既無心識作用,也不能發菩提心,行菩薩道,可見是受老莊玄學說影響,印度大乘佛教沒有此種說法。這樣的融合,如莊子說道在那裡?道無所不在,佛說禪在那裡?行住坐臥皆是禪,與老莊齊物論,道在一切,如來藏佛性清淨心相結合,心即佛,佛即心,心本清淨,此時禪法已中國化。以這種發展到後期的中國化的禪,來對照南傳,其修學步驟,表達意境,確實差別很大。南傳接近原始佛教,北傳中國大乘八宗中之禪宗如百丈禪師曰: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叢林是冬禪夏講,冬天參禪打坐,還要三餐二點心,故無過午不食之規矩,夏天研究經典,古代叢林還要耕作,有農禪典故,東晉釋道安是傑出聰慧的高僧,也曾有三年耕作托缽記載。以前出家人要考試,是難得的人才,有皇室護持,高僧還會被皇家派兵爭搶,品德好、少欲、離貪瞋痴、有修行、學識優秀是其特質,明清以來素質不高,佛教人才真要培養加以重視。

晚期禪淨合流己失面目,這段文要做一下說明,因為中國人說禪淨雙修,有一四料簡:「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做佛子」。但純禪淨不同,早期禪堂不立佛像,如念一句佛,要漱口三天,禪是一法不立,一法不可得,怎有一淨土讓你求去。純粹禪,如六祖所說,無相、無住、無念,是沒有極樂世界的相。印順導師淨土新論,稱淨土是有相、有念的修行,有阿彌陀佛、有極樂世界,念阿彌陀佛,與禪修之過程不同。就理上說,真正禪即真正淨土,真正淨土也還是理上說,知見上說,事相上仍有差別。所以中國禪由祖師禪發展到禪淨雙修已失其特色。最近台灣有幾位師父試圖在恢復中國禪,如法鼓山聖嚴法師、中台山惟覺法師。中台山企圖心強,但誰是傳承中國禪的正受,我們留待歷史去評論。前幾年曾看過中台山有三期傳佛法的資料,第一期單傳,西天二十八祖傳到六祖;六祖以下為普傳,係第二期;第三期由中台山開始傳,為龍傳。

除了南傳禪、中國禪外,還有由中國傳至日本,再影響西方世界之日本禪,以及E世代的生活禪、動中禪、現代禪、科技禪或半導體禪,處處皆禪,禪無所不在,惟禪在日本已成為生活文化的一種。今天我講了這個題目,願禪在台灣發展的現象,如學南傳禪批評北傳禪無一是處,未免偏頗,中國禪者也不要自我膨脹,因為自古以來,就有以為自己禪法的傳承絕對合理的取向。但是前不也提到華嚴清涼祖師,提出當時禪門有十大流弊,道宣律師觀察菩提達摩等四祖,仍有微詞,印度部派佛教又不拘小節,戒律寬鬆,故禪宗是適應中國環境國情下,於叢林產生後才立有戒規的,所以不要自認為自己的禪法最好,應互相調合。

再次提醒各位,在選擇禪修法門時,還是要由次第漸入。南傳禪由清淨道論漸修至正知、正見、正念、正定、斷煩惱、貪瞋痴成就,是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中國禪多樣化,也是要依根機次第而入,否則難以契入各派宗風,頓悟是悟空性,證入緣起寂滅性,離我見、我執、我慢,破無明、愛染,降伏煩惱障,誠如金剛經所說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都不可得。是故無論是次第漸入或頓悟頓入,皆是要斷煩惱、息滅貪瞋痴,這是我的看法。今天就先說到此,祝大家  福慧增長 平安自在 新春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