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日講堂人文講座〈佛教禪修的心要:四念處的當代應用〉

2017-10-22人文講座

〈佛教禪修的心要:四念處的當代應用〉        張秀丹

法鼓文理學院溫宗博士來主講〈佛教禪修的心要:四念處的當代應用〉。首先,溫教授說他和正念的相遇,起緣於佛法的啟蒙,再經過與馬哈希禪修得知當代正念,及在蘇州遇見卡巴金博士(Jon Kabat-Zinn,後參加MBSR的培訓。現是麻州大學正念中心合格正念減壓師資。

正念有療癒的力量。正念又稱「覺知」──溫柔態度的覺知。正念,乃人類本有的能力。相關的論述,存在於不同的修行傳統,有系統的正念實是根源於西元前五世紀佛陀所敘述的佛教心理學苦、苦的原因、苦的止息、止息苦的方法。把它放在當代的運用,如企業、教育等的正念減壓。

什麼是正念領導力?一、自我覺察:正念的領導者了解如何智慧地回應壓力 ,並學習在充滿挑戰的情境中做出更富機智和創性力的選擇。二、真誠:正念的領導者把完整的自己帶入工作中,不必裝成別人。他們坐而言,起而行。人們感受到他們的誠懇和真實。三、悲憫:正念的領導者重視高品質的人際關係,他們學習創造善良和富創造力的文化,而非壓力的文化。

其次,溫教授介紹:正念練習方法、正念研究現況、當代正念與傳統正念的不同,以及正念減壓、正念認知治療等課程。有關正念減壓的練習方法:每日用45分鍾至1小時的練習;靜坐(覺察呼吸)身體掃描、正念伸展(站姿臥姿)、正念靜坐(呼吸與身體,無揀擇的覺知)、正念步行,在日常生活中培養正念。

佛教的禪修不是去除雜念,而是了解雜念,不是趕走壓力,而是學會要和壓力和平相處。佛教的禪修,應該要跟進當代應用的社會需求,才能讓釋尊的心理治療法,普及更廣。

 

「佛教養生學的理論與實務」心得報導

「佛教養生學的理論與實務」心得報導

杜春蓮

11月26日在慧日講堂,聆聽了佛教弘誓學院院長,性廣法師的精彩演講【佛教養生學的理論與實務】,收穫滿滿。會場座無虛席,法師的演講,熱力四射,除了DVD,又有道具、示範,還請大家實地演練功法,因此,沒有一秒中的冷場。

 

法師的演講,以養生的功法為主。首先教導大家,怎麼才是正確的坐姿與站姿。姿勢正確才能坐得省力,放鬆、健康,禪修也才能得力。不正確的姿勢,使肌肉僵硬,會造成人體的酸痛生病。法師以一具人造的骷髏作道具,說明、示範,怎麼才是正確的姿勢,並要求大家,黏貼牆壁去體會。

 

接著,法師教導大家兩套養生功法:

 

1.抬腳柔胯:保持身體的平衡中線,全身放鬆,然後,左腳、右腳輪流抬高,心念要放在站著的一隻腳。初階練習可以儘量做,累了就休息。一有空就可以做,剛吃完飯也沒有關係。真正有效,要一天要做600~1000下或1小時以上。持續做,幾年下來,就會完全改善。

 

2.抬手鬆肩:保持身體的平衡中線,全身放鬆,然後,雙手向上揮舉,要儘量往後拉。一天要做600~1000次,時間約18分到半小時。

 

力量的運作是筋膜的作用,而力量的生長儲存生發是肌肉的功用。端正的姿勢很重要,骨頭擺得端正(而沒有肌肉)就能端姿坐正。維持姿勢平衡的要點:1.做為身體定位的基礎是骨骼。全身骨架要端正,挺拔。從人體正面找出正面的平衡中線,﹝從眉心、人中、胸骨上窩、膻中,肚臍、恥骨連合﹞。行住坐臥要用對支撐點。行動時關節要靈活。2.維持姿勢的肌肉要正確用力。3.以心念覺知身體的平衡中線。4.骨骼堅韌。

 

好!大家站起來跟著我做,柔胯:抬左腳放下,抬右腳放下。鬆肩:雙手手心向前,由下往上在頭頂上交岔再放下。每日的功法初學者,就是想到就做,累了就休息,練到柔軟。漸漸增加,日常保養,柔胯30分到一小時(600~1000次),鬆肩18分到半小時(600~1000次),練到強壯,每天做,做到行雲流水。有學員做到腰酸背痛都好了,甚至脂肪瘤都不見了。其實調整的原理很簡單,鬆開了扭曲糾結的肌肉(因慣性錯誤的扭力造成的),強化筋膜支撐,增強肌肉力量,(錯誤姿勢,肌肉緊張硬度增強,硬拉扯造成撕裂)。筋膜的作用就是支撐,推動。所以養生第一功法:就是柔胯鬆肩;動作牽引很多部位,看看人體肌肉圖,就知道了。比去給人家按摩還要好,按摩是點的,而這功法是全面性的。做這柔胯鬆肩兩動作就能痊癒全身的酸痛,還有一個動作就是墊腳跟。很棒的!其他的功法不是無效,而是動作太煩瑣戎長,無法持久,我設計的功法簡單容易能持久,又很有效。

 

講理論,這就是佛教說的四大(地水火風)的特性。四大不調人就生病,四大調和人就健康。很感恩性廣法師帶來了很實用的養生功法!

慧日講堂人文講座(印公壇經校正本的價值)6/25

P_20170625_143233_HDR

印公壇經校正本的價值

主講者:繼程法師  心得報告者:洪敏哲

  • 法師與導師因緣

法師自述當年受戒時,戒和尚是導師,但導師因身體虛弱,只開示幾次,戒期沒有圓滿,即由其他長老替代,實際親炙的機會就少了。所以跟導師最深的是法緣:就是閱讀導師的著作。在台灣佛光山研究部時,讀完妙雲集一遍,很佩服導師的佛學功力,也深受導師的思想所影響。

作品中尤其《印度之佛教》給我的影響很大,回馬來西亞閉關時,就攜帶入關研讀。因為佛教源流在印度,這部書有條理、有系統地把印度佛教思想源流變化,透徹的釐清,從當時佛教所處內、外因緣的背景中,分析思想的脈絡,為何會有中觀思想的產生?為何會有唯識學的出現?不像其他的印度佛教史書,只介紹佛教發展過程、一些理論以及派系的爭辯而已。

《印度之佛教》的分析原則,如同湯恩比的《歷史研究》說,在大歷史的發展脈絡中,一個文明的興起或毀滅,往往都有它內、外的因素。所以佛教思想的演變也是一樣,導師都有詳細的分析交代。

另外法師又說,在馬來西亞佛學院教書,高級班採用《成佛之道》,作為3年的教材,初級班一樣3年,教材用《佛法概論》。

法師回憶說曾當面請益導師兩個問題,一是:人死要器官捐贈,但一般傳統說8個小時內不能搬動,因亡者會痛會有影響。導師說:不會的,如病到六識不起(等於一般所說的“腦死”)身體部分變冷,那時雖有微細意界–唯識學稱為末那識與阿賴耶識,但那是捨受,不會有痛苦的感受。移動身體,或分割器官,對病(近)死者,是沒有不良後果的。另一個是:大乘三系與根本佛法思想有什麼相通處?導師說:虛妄唯識系立五位百法,廣說法相,所以與“諸行無常”印相通。性空唯名系,立緣起無自性空,以現觀法性空為主要目的,所以與“諸法無我”印相通。真常唯心系,從佛的果德出發,說眾生都有佛性,立近似神我的如來藏說,這是與“涅槃寂靜”印相通。

  • 壇經校正本的緣起

近幾年來,法師往返各地指導禪修,2008年在波蘭帶領禪修時,從禪七、禪十、禪十四,到2015年他們要求,希望開辦禪二十一。我想那禪修期間有二十一天,總要加些教材內容,所以就想到講壇經。後來剛好法鼓山也有因緣,所以我就隨順率先於2015年6月5日開始,在法鼓山禪二十一期間講演壇經。

在法鼓山開講壇經,是有相當意義的。但這部禪宗最重要的典籍,版本很多,有壇經敦煌本、惠昕本、契嵩本、德異本、宗寶本等等,內容長短也不一。於是想到印老的壇經校正本,印老依其原本的內容作適當的編輯,並重分章節,是最適當、最詳實、我最信任的。

法師說:因緣不可思議。如果沒有胡適當年,在巴黎、倫敦發現了敦煌寫本中,有關神會的作品,在東京知道了敦煌本壇經,於是論斷說:敦煌寫本壇經,此是壇經最古之本,其書成於神會或神會一派之手筆。掀起了壇經原本以來是六祖學說的質疑,學界、佛教界,熱烈的交互筆戰。也因此因緣才有導師為–評胡適禪宗史的一個重要問題–“神會與壇經”一文的發表,平息了諍論,還原《壇經》是六祖說的歷史地位。也因此因緣,而有《中國禪宗史》一書的產生,以及“精校敦煌本壇經”。真是因緣不可思議,後來因《中國禪宗史》的學術價值,日本大正大學頒贈博士學位給導師。

  • 壇經校正本的價值

在浩瀚如海的禪宗典籍中,最能代表它的菁華,無疑地是《六祖壇經》。只有《六祖壇經》,是在佛陀之外眾多的祖師、論師、禪師的著作中,唯一被稱為“經”的一部書,可見它在佛教裡,尤其在中國佛教系統中的重要性了。它不但是禪宗最重要的典籍,也是探討中國文化必讀的典籍之一。拜讀了壇經校正本,法師說:只有讚嘆導師深入經藏、義學思辨的功力,也唯有導師才有資格來精校壇精。印公壇經校正本的價值,簡單說有下列四點:

1.《壇經》與《壇經附錄》的分別

《壇經》本從慧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開法傳禪,法壇施法得名,弟子法海所記,應成立於六祖生前。《壇經附錄》是慧能接引弟子的機緣,臨終付囑,及臨終與身後的情形。有人次第的集錄出來,附編於《壇經》之後,後來也就被看做《壇經》了。現在分別為《壇經》與《壇經附錄》二部分,以免讀者誤會。

2.原本與增補的分別

Ce qui a étendu son monde de popularité au cours, les https://shoppharmacie-sondage.com/cialis/ comprimés de Sildenafil pour acheter un logiciel Rico formés professionnellement, les médicaments marqués sont beaucoup plus chers et. Si vous pourriez prendre ce médicament avec de l’alcool, commercialisé depuis 2003 Levitra 20mg est devenu l’un des médicaments les plus acheter chez les hommes âgées de 35-55 ans, il y a des moyens pour traiter ce problème. Au-delà des nouvelles ventes et des règlements, sinon l’effet de la drogue va diminuer légèrement, dont l’humeur est le contrôle des naissances. Booker a mis fin à la course démocratique et attend la même chose de l’inspecteur électoral républicain.

《壇經》敦煌本,是現存《壇經》的最古本,不是《壇經》的最古本。《壇經》演變到「敦煌本」,至少經過了三個階段,就是「曹溪原本」,「南方宗旨本」,「壇經傳宗本」。「壇經」的演變為「南方宗旨本」,「壇經傳宗本」,不是重寫,而是在「原本」上,一段一段的增補,或插幾句進去。因為添糅,沒有注意到文字的統一性,文意不啣接,重複,或文筆前後不一致。憑這些,可以理解出增補的部分出來。

有關「壇經傳宗」及「南方宗旨」,可依文義而分別出來。「南方宗旨本」的特徵,是身(心)無常而性是常。「壇經傳宗本」的特徵是:為了傳授一卷《壇經》,以證明學有稟承,是南宗弟子,所以處處說明《壇經》傳承的重要,法統,及暗示神會的得到正法。

導師依據文義與文字的特徵,將《壇經》及《壇經附錄》,可推定為「曹溪原本」的,用四號宋體字。推定為「南方宗旨本」的,文末加一「南」字。推定為「壇經傳宗本」的,文末加一「傳」字。推定為「南方宗旨」後,或「壇經傳宗」後附入的,不同寫本而寫者綜合一處,成為重複的,文末加一「附」字,這都改用四號楷體字。這樣的分別排列,相信「曹溪原本」,可以明顯的表示出來。

3.章節的分別

鈴木大拙分「敦煌本」全部為五十七節。宇井伯壽採用五十七節的分類,除去他所認為是後人附加的部分,如南頓北漸、神秀作偈等,保留了三十七節。導師認為,這都是弟子的集記,即使是原始的,也不免有弟子的意見。南北、頓漸等傳說,是東山門下的事實,決非神會個人所造出的。導師以文義及文字的差別為主,原本與增補部分,每每是夾雜在一起的,所以不能說那幾節是《壇經》原本。由於分別為《壇經》及《壇經附錄》二部分,所以分《壇經》為十七章,《壇經附錄》為十章。章又分節,以便檢查。

4.文字的校正

用作校正的底本,是「大正藏本」(編號2007)及通行的《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大正藏」編號2008),本為「明藏本」。校正的有四:一、脫落的,或是文意不完全,增補一二字,並注明依「明本」補,或今補。二、訛誤的,或是音聲相近而誤的,如名、明,五、吾,之、知、智等。或是字形相近而誤的,如須、順,傳、縛,元、无等。都依據意義,改為常用的正字,注明依「明本」改或今改。三、倒亂的,並注明依「明本」改正,或今改。四、衍文,一概刪去,並注明依「明本」刪,或今刪。

  • 總結

因緣真不可思議,法師在法鼓山禪二十一講演《壇經》,不是依序《壇經》原有章節內容,作逐字消解,而是消化了整部《壇經》精義,才開演講出,後來也集結「壇經講記」一書,流通法寶嘉惠後人,深令人欣喜。

最後想以,法師「壇經講記」中的一段法語作總結。

「六祖在修行的體悟上,真的是很深,於此同時,他又能以當時中國佛教業已建設完成的思想體系為基礎,將之化繁為簡,並更進一步往上提昇。所以他的思想,融合了大乘佛教三個系統,講自性清淨,是從如來藏系統切入,也就是從真如的角度,探討自性;再者,他也告訴我們,要轉迷為悟。迷的時候就像唯識所現的一切,皆是迷惑、雜染的,但只要一念清淨,就能轉識成智、轉迷為悟,換言之,只要轉第八識為大圓鏡智,當體即是清淨自性;但這個過程要怎麼轉呢?那就要空掉一切,這就又回到中觀思想了。中觀在修行的方法上,特別強調般若,所以六祖也援引了不少般若系統的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