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日講堂人文講座〈佛教禪修的心要:四念處的當代應用〉

2017-10-22人文講座

〈佛教禪修的心要:四念處的當代應用〉        張秀丹

法鼓文理學院溫宗博士來主講〈佛教禪修的心要:四念處的當代應用〉。首先,溫教授說他和正念的相遇,起緣於佛法的啟蒙,再經過與馬哈希禪修得知當代正念,及在蘇州遇見卡巴金博士(Jon Kabat-Zinn,後參加MBSR的培訓。現是麻州大學正念中心合格正念減壓師資。

正念有療癒的力量。正念又稱「覺知」──溫柔態度的覺知。正念,乃人類本有的能力。相關的論述,存在於不同的修行傳統,有系統的正念實是根源於西元前五世紀佛陀所敘述的佛教心理學苦、苦的原因、苦的止息、止息苦的方法。把它放在當代的運用,如企業、教育等的正念減壓。

什麼是正念領導力?一、自我覺察:正念的領導者了解如何智慧地回應壓力 ,並學習在充滿挑戰的情境中做出更富機智和創性力的選擇。二、真誠:正念的領導者把完整的自己帶入工作中,不必裝成別人。他們坐而言,起而行。人們感受到他們的誠懇和真實。三、悲憫:正念的領導者重視高品質的人際關係,他們學習創造善良和富創造力的文化,而非壓力的文化。

其次,溫教授介紹:正念練習方法、正念研究現況、當代正念與傳統正念的不同,以及正念減壓、正念認知治療等課程。有關正念減壓的練習方法:每日用45分鍾至1小時的練習;靜坐(覺察呼吸)身體掃描、正念伸展(站姿臥姿)、正念靜坐(呼吸與身體,無揀擇的覺知)、正念步行,在日常生活中培養正念。

佛教的禪修不是去除雜念,而是了解雜念,不是趕走壓力,而是學會要和壓力和平相處。佛教的禪修,應該要跟進當代應用的社會需求,才能讓釋尊的心理治療法,普及更廣。

 

「佛教養生學的理論與實務」心得報導

「佛教養生學的理論與實務」心得報導

杜春蓮

11月26日在慧日講堂,聆聽了佛教弘誓學院院長,性廣法師的精彩演講【佛教養生學的理論與實務】,收穫滿滿。會場座無虛席,法師的演講,熱力四射,除了DVD,又有道具、示範,還請大家實地演練功法,因此,沒有一秒中的冷場。

 

法師的演講,以養生的功法為主。首先教導大家,怎麼才是正確的坐姿與站姿。姿勢正確才能坐得省力,放鬆、健康,禪修也才能得力。不正確的姿勢,使肌肉僵硬,會造成人體的酸痛生病。法師以一具人造的骷髏作道具,說明、示範,怎麼才是正確的姿勢,並要求大家,黏貼牆壁去體會。

 

接著,法師教導大家兩套養生功法:

 

1.抬腳柔胯:保持身體的平衡中線,全身放鬆,然後,左腳、右腳輪流抬高,心念要放在站著的一隻腳。初階練習可以儘量做,累了就休息。一有空就可以做,剛吃完飯也沒有關係。真正有效,要一天要做600~1000下或1小時以上。持續做,幾年下來,就會完全改善。

 

2.抬手鬆肩:保持身體的平衡中線,全身放鬆,然後,雙手向上揮舉,要儘量往後拉。一天要做600~1000次,時間約18分到半小時。

 

力量的運作是筋膜的作用,而力量的生長儲存生發是肌肉的功用。端正的姿勢很重要,骨頭擺得端正(而沒有肌肉)就能端姿坐正。維持姿勢平衡的要點:1.做為身體定位的基礎是骨骼。全身骨架要端正,挺拔。從人體正面找出正面的平衡中線,﹝從眉心、人中、胸骨上窩、膻中,肚臍、恥骨連合﹞。行住坐臥要用對支撐點。行動時關節要靈活。2.維持姿勢的肌肉要正確用力。3.以心念覺知身體的平衡中線。4.骨骼堅韌。

 

好!大家站起來跟著我做,柔胯:抬左腳放下,抬右腳放下。鬆肩:雙手手心向前,由下往上在頭頂上交岔再放下。每日的功法初學者,就是想到就做,累了就休息,練到柔軟。漸漸增加,日常保養,柔胯30分到一小時(600~1000次),鬆肩18分到半小時(600~1000次),練到強壯,每天做,做到行雲流水。有學員做到腰酸背痛都好了,甚至脂肪瘤都不見了。其實調整的原理很簡單,鬆開了扭曲糾結的肌肉(因慣性錯誤的扭力造成的),強化筋膜支撐,增強肌肉力量,(錯誤姿勢,肌肉緊張硬度增強,硬拉扯造成撕裂)。筋膜的作用就是支撐,推動。所以養生第一功法:就是柔胯鬆肩;動作牽引很多部位,看看人體肌肉圖,就知道了。比去給人家按摩還要好,按摩是點的,而這功法是全面性的。做這柔胯鬆肩兩動作就能痊癒全身的酸痛,還有一個動作就是墊腳跟。很棒的!其他的功法不是無效,而是動作太煩瑣戎長,無法持久,我設計的功法簡單容易能持久,又很有效。

 

講理論,這就是佛教說的四大(地水火風)的特性。四大不調人就生病,四大調和人就健康。很感恩性廣法師帶來了很實用的養生功法!

慧璉法師主講《中國禪宗史》

《中國禪宗史》,是印順法師繼《中國佛教史略》後的第二部佛教史書,是一部經典的中國禪宗史著。作者不以門戶之見,以以史論史的態度,站在客觀中立立場,寫成了這部禪史,考察了達摩到會昌法難之間約350年的禪宗歷史,論述印度向中華禪的轉變歷程,彌補了以往禪宗史研究的缺陷。
1973年,日本大正大學因印順法師《中國禪宗史》一書的創見而特別授予他博士學位。現在,這部著作已經成為禪史研究領域的典範。
本基金會於10月24日~11月21日每週二09:30~16:00共五天。邀請印順導師座下弟子慧璉法師主講於龍山寺文化廣場七樓(捷運江子翠站3號出口)。本次由基金會主辦,中華佛教青年會、台北市佛教青年會、慧日講堂協辦;敦請各位佛友邀約一起來聽慧璉法師主講《中國禪宗史》。

106中國禪宗史DM-更新版

2017年印順導師思想巡迴講座暨座談會報導 【空之探究】

P_20170311_075612_HDR

2017年印順導師思想巡迴講座暨座談會報導

空之探究     ◎杜春蓮

2017印順導師思想巡迴講座,於3月11日假慧日講堂舉行。講題是《空之探究》—-阿含的空、部派的空。講師及負責的範圍如下:開仁法師講解「自序」及「第一章的前五節」,厚觀法師講解「第一章的後五節」;圓波法師講解「第二章的前五節」,長慈法師講解「第二章的後五節」。

自序裡,導師說明撰寫此書的動機:「阿含」的空,是重於修持的解脫道;「部派」的空,漸漸傾向於法義的論究;「般若」的空,是體悟的深奧義;「龍樹」的空,是《般若經》的假名、空性,與《阿含經》緣起、中道的統一。

釋尊的原始教說,實際上並沒有以「空」為主題來宣揚,但佛法的特性,確乎可以「空」來表達。所以在佛法中,空義越來越重要,終於成為佛法甚深的主要論題。

說到《阿含》的空與解脫道是不相離的。其中,慧的重點有二:1、般若是解脫道的先導,也是主體。2、如實知見:有緣起與四諦的正見,才能獲得解脫,方法綜合起來不外乎七處善的說明。

與空密切關係的定法即四種心三昧:無量、無所有、無相、空,觀想的方便不同,但能達的究竟目標卻相同。這些都是以觀慧為下手處的修法(也有此而能成就定),跟一般先修禪定再修觀是不相同的。不過,如動機不純或心有樂著即達不到解脫!如修無相三昧者,假如無法超越執取心的話,命終將隨業而受生有頂處之果報;相反,若心無取著,那就能達至無相心解脫了。

以空為主題而集出的《小空經》,修法是由下而上的,豎的層層超越,順著禪定的次第,最後以無相心三昧,不取著而漏盡解脫。而《大空經》卻是由外而內,橫舉四類空作意是:1、外空作意,2、內空作意,3、俱空作意(或作內外空),4、不動作意。

導師說「空」不只是否定詞,離妄執煩惱是空,也表示無累的清淨、寂靜。「空性」是空的名詞化。初期聖典中的「空性」,並無「空所顯性」的意義;只有「出世空性」,是甚深的涅槃。三法印與三三昧(三解脫門)之關係:空對應諸法無我,無願對應諸行無常,無相對應涅槃寂靜。三法印與三解脫門合一,雖晚期所譯,但也不失原始佛教的本意。

部派空義之開展:在佛法的發揚中,空更顯著的重要起來;從原始佛法的注重修證,慢慢的對法義的重視。所以對從佛而來的文句,從事於聽聞、思惟,是慧學不可或缺的方便。這樣空與無相,不只是實踐的聖道—-三昧、解脫,也是所觀、所思的法義了。佛教初期的聞思教法,雖重於事類的分別抉擇,而「空」義也依聞思而發揚起來,這是部派佛教的卓越成就!

在有部的思想開展中,對「一切法空」是有極大影響的,真可說是相破相成。導師舉《勝義空經》、《撫掌喻經》、《幻網經》三部經來說明,無來無去之生滅如幻,我不可得,諸行也不可得。有為是虛妄的,虛偽的,由於剎那生滅的探求,得出「生時無所從來,滅時往無所去」—-不來不去的生滅說,這無疑為引發一切法空說的有力因素。

從聲聞學派的我法二空說到常空、我我所空,甚至於有為空、無為空、無際空、本性空、散壞空等等多種空,然空依然是離一切煩惱的意思。離一切煩惱而畢竟空寂,以空來表示涅槃。實際上,涅槃是不可表示的,空與不可得等,都是烘雲托月式的表示涅槃。涅槃以遮遣方式表示但不等於沒有,用以表示超越、不思義之涅槃義,如甚深、廣大、無量、寂靜、清涼、真實等,即有超越相對之積極意義。法空主要是從涅槃空來觀一切法的,這與大眾部系的思想有關,都強調我與法皆空的思想。

這次的內容雖有點深,但出席者依然超過250位,實在難得,大家都期待下次《空之探究》後半的內容,將這本具有特色的空義著作,完整的學習一遍。

佛教禪修與西方正念—佛教現代主義的審視(慧日講堂人文講座)4/23

佛教禪修與西方正念—佛教現代主義的審視           ◎  張秀丹

四月二十三日慧日講堂人文講座,邀請鄧偉仁教授主講【佛教禪修與西方正念—佛教現代主義的審視】,由副住持開仁法師主持。鄧教授開場以四點方向來說明佛教現代主義的審視;1)現代性與現代佛教:佛教現代主義的建構。2)現代性與佛教禪修發展。3)西方正念減壓與現代佛教禪修。4)現代佛教禪修推廣的喜憂參半。

鄧教授說明現代佛教發展以理性主義,科學主義,去宗教化,浪漫主義,全球化來發展。一、理性主義-以歷史文獻考證的價值為宗教價值,強調文獻原典語言。二、科學主義-佛教的心理學應用-用心理學解釋佛教心意識,用腦神經科學解釋禪修,用科學理解宗教-科學佛。用科學(偽科學)-能量、粒子、量子、宇宙論等等解釋佛法力量、業力、佛菩薩、佛教宇宙觀、三世輪迴。三、去宗教化–淡化信仰,淡化宗教傳統:戒律、清規、證悟,淡化宗教儀式(去魅)。四、浪漫主義–對物質主義的反思強調心靈,重觀輕教:禪修浪漫化(快樂的經驗)生活化:茶禪、畫禪、水果禪、放鬆禪、生活禪、快樂禪、強調自然(無為),淡化系統性/傳統教義的學習,強調 放鬆、身心合,強調回歸本來自性。

 佛教在西方的發展

    喬.卡巴金(Jon Kabat-Zinn)博士,生於1944年,麻省理工學院分子生物學博士、麻州大學醫學院醫學名譽教授,「正念減壓」(MBSR)課程和麻省大學醫學院「正念中心」的創立者,「心智與生命研究院」(Mind and Life Institute)董事,更是將佛教正念禪修帶入西方主流醫學界的第一人,致力於將正念禪修帶入醫療、健康照護、教育等主流社會領域。美國至今已有二百多家醫療院所和相關機構提供正念減壓課程,幫助各種身心疾病的患者學習運用自已的內在資源,活出更幸福、圓滿的生命。

科學實驗證明“正念”的效果:

    幫助各種心理疾病:憂鬱症、降低高血壓、提高免疫力、減輕失眠問題;幫助與壓力有關的身體疾病正念改變大腦結構型塑:直驗神經迴路 vs.敘事迴路;增加與記憶、學習相關的海馬迴灰質、減少與壓力、焦慮相關的杏仁核灰質

    結論:佛教禪修在所謂『人間佛教』或入『入世佛教』的大勢所趨下,已不僅僅利益僧人的修行,不再是僅僅為了達到解脫,而是希望能利益所有人 – 男女老幼、士農工商,以及應用在各種領域 –心理健康療愈、疾病的緩和或治療,甚至有助於世俗專業的發展:教育、企業、運動、軍事訓練等等。佛教禪修的現代推廣是佛教所樂見的,因為能更廣泛的利益眾生。但伴隨佛教禪修的『禪修』的普化、俗化、商業化與全球化佛教禪修的『佛教』就越來越模糊而無法與非佛教禪修區分,這點倒是有心人可致力去彌補的地方。